振兴社区和首尔的妇女 搞活社区共同体

2015年妇女政策“由妇女制定,所有人享受的社区共同体&社会型经济”记者说明会

日期 2015年 3月 5日 | 地点 首尔市厅 新闻发布厅

大家好,本月8号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我就任之后,在每次的全球妇女节都会通过这样的记者说明会来发表妇女相关政策,这成了我的一种惯例。无论我有多忙,这个节日的记者说明都会由我亲自召开。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我深信没有针对“妇女”的认真思虑和政策性支援,就无法规划实质性的首尔未来蓝图。

2012年发表“改变妇女生活的首尔愿景”之后,在2013年发表并实施了女性安心特别市,在2014年又发表并实施了妇女就业岗位综合对策等,每年都会发表着重开展的妇女专业化政策。

首先,我想简单地介绍这些政策的成果。我最初来到首尔市的时候,3级以上的女性干部只有1个人,但是现在有6名女性人才正为首尔市而积极开展工作。女性深夜外出时的恐惧心也在渐渐减少,首尔市也为了通过非正式员工的转正等来创造更多适合妇女的就业岗位而持续地付出努力。但是现在仍有很多不足之处,首尔妇女的生活还需要有更大的改善,今年首尔市也将为此而努力。就算仍有所欠缺,首尔市也会为了妇女们更加美好的生活而付出实质性的努力。

向大家说明详细的政策内容之前,想要向大家介绍我最近访问钟路区海松地区儿童中心时看到的事情。其实当时是在圣诞节之前,为了鼓励地区儿童中心的工作人员而去的。但是我了解到在那里发生的事情之后,反而是我在那里得到了很宝贵的圣诞节礼物。我看到社区的邻居们在那里一起创办了社区图书馆,通过父母社区来打造手工工作共同体,还组织了老年人读书聚会。艺术家和缝纫工厂的老板相会,制造了环保再利用衬衫。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样的事情原来并不是只有在这里发生。当时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十分惊讶。我只好静静地看着现场,突然领悟到在这些事情的主体是“妇女”。这给了我更大的领悟,就是首尔市妇女政策的方向需要有所改变,并不是“改变妇女生活的首尔”而是“改变首尔生活的妇女”。我自那时起不断考虑,怎样才能够让这样的社区妇女活动和自主的聚会连接到可持续的就业岗位呢?我们总不能让没有经济补偿的志愿服务水准的妇女活动仅仅停留于种子阶段,不是吗?另外,调查结果显示,在社区工作的大部分人都是妇女,但是实际的居民代表和社会经济CEO的男性比例比女性高出许多。我于是考虑这会不会也是问题之一。为了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让我们先探讨一下意大利博洛尼亚的事例吧。

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妇女雇佣率高达64%,是在意大利地区中比例最高的地区之一。理由非常简单,就是因为市民们在日常生活中参与协同组合。而这样的协同组合的开始就是妇女们自主的社区活动,妇女们组织的社区活动自然而然地连接到了社会服务就业岗位。因此,实现了妇女雇佣率高且能够拥有稳定生活的社会。那么难道首尔就无法实现这样的事情吗?搞活以妇女为中心的社区共同体,并将这样的社区共同体连接到社会经济的时候,十年以来维持在百分之50%出头的妇女经济活动参与率会变得更高,这样的想法只是梦想吗?首尔市关注到了这种可能性。在今年2015年,在我的任期内将持续开展“由妇女制定,所有人享受的社区共同体社会型经济”。

首先,我们将协助社区活动能够连接到社会型经济。以此为开始,2018年之前将社区妇女运营的国公立幼儿园增加至100处。正如意大利的“KARABAK”项目一样,由地区妇女们组织协同组合,将开展标杆学习幼儿园保育、伙食、房屋修理事业等都由经济主体供应的首尔型“KARABAK”项目。另外,在照顾老年人方面增建100个日托中心,并将其中的10%委托到社会经济主体。

最近媒体报道的有不良伙食争议的饥饿儿童问题也将通过妇女们的社区活动来进行解决。将通过“家常饭项目”亲自向饥饿儿童提供亲环境伙食,并扩散以此为中心的妇女工作共同体。

还会为支援高学历工作经历中断的妇女而成立协同组合。理工科高学历妇女们成立协同组合之后,将扩散引进课后补习的“数学、科学教育协同组合”等事例。特别是,因引进自由学期制而增加的前途教育的需求,也会将这种需求转换为地区内高学历妇女们的就业岗位。与教育厅、学校等积极合作,除了课后补习之外,将持续扩大学校小卖铺、校服等以学校为中心的各种协同组合。

那么,对于这样的就业岗位,地区里的妇女们又怎么能够获取信息并参与其中呢?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将以“改变世界的99个妇女就业岗位”为主题,在各个社区举办就业岗位路秀(Road Show)和说明会。

第二,将搞活可以成为社会经济的种子的各种妇女共同体。通过这样的支援将增加对于成立终身共同体的支援。特别是,为了更年期的妇女们将支援健康共同体。将会打造由自治区保健所、地区妇女团体、医疗生命协会等参与的地区妇女健康生态界,并运用地区社会闲置空间等创办妇女健康社区,以运营者为中心运营地区妇女健康项目,将支援地区妇女健康的自主共同体的活动空间。

为了预防高龄妇女的孤立和孤单,以“老老照顾”为基础的高龄妇女社交共同体也将在2018年为止,扩大至25个自治区。也将搞活养育“孙子孙女”的祖孙家庭为中心的高龄妇女共同体。借此可以互相减轻1人妇女家庭的居住、饮食、健康、生活等各种负担。也将在2018年为止,支援20个以上的1人妇女家庭社区。在安全领域上,妇女不再是被动的客体。

妇女是安全的主体,将会把没有暴力的安全社区事业扩大到25个自治区。另外,将截止2018年支援300个一同分享养育儿女的困难的父母社区,也会在截至2018年支援100个共同育儿团体。

第三,将协助妇女们成为社区的中心领导。将实施洞社区福利中心的功能重组及针对大部分妇女占领的统班长扩大实施教育和角色给予。借此将帮助地区的统班长能够执行拥有性认知观点的地区领导的角色。

另外,考虑到协同组合或社会型企业的代表大部分都是男性,将通过女性社会经济CEO培育课程和女性导师-学生会面等加强女性社会经济人们的人际网络。还计划培育及支援能够组织小规模自主聚会到进入社会型经济,按照各个阶段提供咨询的社会型经济指导人。第四,将奠定可持续的妇女社区活动的基础。在洞社区福利中心将确保支援妇女们的自主活动和社会型经济种子阶段的聚会的交流和见面的空间。另外,与地区的女性人力开发中心、社区共同体支援中心、社会经济支援组织等加强联系沟通,打造可持续的共同体生态界。还会在各个圈域扩建能够成为这些共同体活动的枢纽的设施,有系统的组织妇女家庭。

首先在铜雀区大方洞建设的“空间生活”将成为与迄今为止的妇女家庭设施全然不同的新概念设施。在这里不是提供单方面的支援,而是会成为展现妇女的潜力,实现自主经济的空间。在芦原区会建设暂定名为北部妇女创业广场的空间。通过奠定以手工作业为中心的妇女创业基础,以及协同组合支援空间、社区社交中心等,这里将成为工艺、女性创业、社会经济的中心。

另外,在恩平区首尔创新中心内,将建设支援草根妇女聚会发展的妇女NGO中心。在东部地方法院迁移地也会与这样的计划相连接,建设为支援照顾弱势阶层的劳动者和搞活协同组合的空间,以及还会营造妇女和家庭可以享受休闲时间的空间。

这样的计划如果全都得以实现的话,首尔会变得怎么样呢?妇女们可以得到弹性时间的保障,也可以为地区社会作出一些贡献,获得经济补偿。借此能够创造出更多优良的就业岗位,地区社会的社会服务质量也会变得更高,还能搞活社区经济,难道这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吗?

妇女成为主体的这个政策,需要各个中心的合作。特别是,首尔市将作出积极的努力促使国公立幼儿园等有委托权利的自治区的合作。另外,首尔市也会要求具有生命协会或照顾协同组合的许可权的中央政府的积极合作。

首尔市为了让在社区进行的妇女们的活动能够连接到就业岗位,会战略性地开展政策。首尔市会渐渐实现妇女成为主体、振兴社区、振兴首尔的可持续妇女共同体的梦想。希望各位持续地给予支持和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