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从今天早晨7点
    [元淳的希望日记185]

    SMG
  •         从今天早晨7点到晚上9点50分,我度过了一个极具意义的出租车之日(Taxi Day)。一天内我乘坐了六次出租车,在现场与出租车司机交谈并倾听了他们的难处。我还在私营出租车运输工会听策讨论会和加油站与私营出租车司机进行了对话,并访问了位于阳川区新月洞的名为运输的出租车公司。通过与许多出租车司机的交流,聆听他们的故事,我感触颇深。

            首尔市在过去一年内致力于打造为市民提供便利安全的交通系统,解决了公交车罢工,反对地铁9号线票价上涨等一系列棘手的交通问题。今日的出租车现场市长办公室也为体现这一举措而运营,由于出租车本身存在很多复杂微妙的问题,我们从去年开始便付诸着努力。

            “驾车时想去卫生间是个麻烦的问题,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一天挣4、5万元,都不能带家人去饭店聚餐。”
    “交班时间要去车库,却被人举报拒载,真的很冤枉。”
    “一旦有乘客拨打120举报拒载,司机就要接受调查。在繁忙的工作时间还要接受调查,不仅很耽误,好像被当成犯罪犯一样。”

            今天出租车司机们吐露的苦衷和难处多得数不清了。

            当然,解决像线团一样错综复杂的首尔市出租车问题时,仅把重点放在出租车司机身上是不可行的。出租车政策的根本仍然在于乘客,市民便利的交通系统,市民安全的交通文化才是正确的真理。

            然而,在交通现场奔劳的出租车司机如果无法获得相应的劳动报酬,生活质量无法得到保障时,出租车的亲切服务将不复存在,沦为不便利的交通工具也将成为必然。同样的,会让市民感到不便和不安。

            一直以来,通过运营现场市长办公室我们解决了恩平新城、江西麻谷地区、G-VALLEY等许多首尔市重要棘手的问题,我始终相信政策的‘集中化力量’。只要动员首尔市的一切智慧,汇聚各部门的经验及政策,即使再错综繁乱的问题也能找到解决的线索。今天的出租车现场市长办公室也是为了寻找解决问题的线索。其实当听到司机们的强烈抗议和指责时,我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我是在自找难事做吗?’,不免有些意志消沉。然而我相信好的政策从理解与共鸣开始。

            小到卫生间休息站这样的生活问题,大到出租车运费和减少车辆等社会问题,我们将与出租车界相关人员和政府、专家、市民开展更多的交流讨论,努力切磋协商。出租车作为支撑我们交通的重要工具,尤其需要政府的协调,我们很明确这一点。

            为打造既方便市民,又安抚司机的高效出租车交通系统,我们将不断付诸努力。

            向今天乘载我的司机致谢,

            感谢你们亲切、安全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