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元淳的市政日记27——60年来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SMG
  •         5月1日劳动节这天.
    早上上班时有些激动。每天走的路这天也感觉分外不同。看着来市政府上班的人,“这些人中哪些人从今天开始变成正式工呢?”我不禁浮想联翩。

           已经过了2个月了。
    我很想知道由非正式工转成正式工的首尔市及下属机构的1133位员工的生活。
    他们是否满意,有没有难处,这些都令人挂念。
    我听说了其中在西部公园绿化处工作的黄顺峰(音)先生的故事。
    今年60岁的黄先生今年12月就该退休了。
    现在离退休只剩下6个月了。
    听说黄先生14岁时作为“yoko”开始了踏入社会的第一步。
    “yoko”是针织品技术人员的日语发音,在7、80年代的韩国经济中,是立下大功的纤维产业的一等功臣。

            因家境困难,初中都没毕业的少年黄顺峰在比自己还要高大的缝纫机前熬过了无数个夜晚。
    经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鼻头酸溜溜的,流鼻血的日子也越来越频繁。即使这样,能支撑他熬过那段困难时光的是大人们常说的,“只要有技术就不会饿死。”这句话
    一无所有,又没有很高文化程度的黄顺峰先生能相信的只有技术了。
    虽然手上起了水泡,腰像断了一般地疼痛,但只要听到轰隆隆响的缝纫机声他就感到高兴。
    那个时候,一件针织品既是饭,也是钱,同时也凝聚着他的梦想。.
    但是,这个梦想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他用积攒了十几年的钱开了一家小针织厂,但一直相信会成为自己人生坚实后盾的纤维产业却变成了夕阳产业。
    因为工厂倒闭,他连为数不多的财产也失去了,结果成了一名打零工的。虽然每天凌晨都去劳动市场,但经常一无所获,大夏天与大冬天则根本无活儿可干。

            在因挣一天过一天的生活而疲惫不堪时,
    黄顺峰获得了一份首尔市临时工的工作。
    工作内容是在西部公园除草、种花、栽种和管理树木。
    看着市民们看到自己种植的花草和树木露出幸福微笑的样子,他感觉就像成为富翁一样心满意足。
    但是,心底的某个角落里一直隐隐有一种不知何时会被解雇的不安感。
    “我没有工作的话,年过九旬的老母亲可怎么办呢?”
    想到这些,独自奉养老母的他心底总是一阵阵发凉。

            5年之后,他终于成了西部公园的一名正式公务员。
    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能有一份正式工作,而且还是公务员, 所以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60 年来第一次获得正式工作——虽然即将退休,但工资涨了一些,还有奖金,为与老母搬离一起住的月租屋还存上了钱。

            这生平第一次正式工生活,虽只有7个月,但黄顺峰先生仍感到非常高兴。

            祝贺您.
    并为来得太晚而向您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