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元淳的市政日记8 —— “了不起的市民们”

“太了不起了!”

         “太了不起了!” 真的,有时不由自主地由衷称叹。此话就是关于市民们向我发言之后的感觉。遇见他们的时候几次让这个自以为“做过一番事情”的我也大吃一惊。他们深刻考虑跟百姓生活有密切关系的社会问题,从自身寻找解决方法然后实践的样子特别让人感动。

        今天举行的“关掉一个核电站”市民活动中见到了很多这样的市民。想听听这些“了不起的市民们”的故事吗?

铜雀区关掉一个核电站– 一个月节省18人耗电量!

        首尔铜雀区有个成大谷儿童图书馆,图书馆馆长Kim So-young老家是全罗南道扶安郡。扶安郡曾是强烈抗议建设放射性废物处理厂的地方。Kim馆长目睹父亲反对建设放射性废物处理厂,意识到核电站的危害性。去年福岛核泄露事件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因此,Kim馆长亲自打电话向环保组织咨询,缠着要他们来铜雀区宣讲…

        一个半月的时间,环保组织“绿色联合”就到访成大谷儿童图书馆给孩子和家长们宣讲。学完应该实践“学以致用”,是吧?一个月后,Kim馆长决定举办“铜雀区关掉一个核电站”活动。首先,他选出了10位“能源守护者”。被选出的能源守护者找会员说明核电站的危害,讨论为关闭一个核电站我们该做些什么。

        结果,成大谷儿童图书馆会员200户家庭中,34户率先参与。关掉电视、穿上保暖内衣,有的家庭甚至冲厕所也攒到一起冲水^^。这样节省了140千瓦的电量!是相当于18个人一个月的用电量。很厉害吧!

        不仅经济上节省了电费,很多好事也接踵而至。孩子们不看电视所以多看书了;因为节约取暖、全家簇拥而睡,关系变得更近了。有的家庭还说,孩子们穿着保暖内衣维持适当体温,反而不容易得感冒了。这些效果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家庭参与到“铜雀区关掉一个核电站”活动。

        截至目前,举办7次讲座、3次活动,还去全罗北道任实郡现场考察。计划下月举行“成大谷节电站”宣布仪式。“节电站”这个词很陌生吧?如果说发电站是生产能源的地方,节电站就是节约能源的地方,即举办节电活动的地方。发生福岛原子能核泄露的日本,近期也建设节电站,举办各种节约能源运动。成大谷儿童图书馆会员们,所以我能不对你们说“太了不起了!”这句话吗?

环保LED十字架

        再给你们介绍一位“了不起的市民”啊? 从夜晚的飞机俯瞰首尔,知道看见最多的是什么吗?是十字架。教会十字架的灯光给首尔夜空增添几分绚丽,但有一个人正是通过十字架实施 “关掉一个核电站”运动。 他就是活跃在基督教环境运动团体政策室长Yoo Mi-ho,致力于用环保型LED十字架代替高耗能霓虹十字架活动。这真是只有基督教徒才能做到的“关掉一个核电站”运动。

        “关掉一个核电站”运动离我们并不遥远,稍微转换一下思维,生活中处处都能实施。

绿色校园,4个月节省2亿8千万韩元

         还有“了不起的大学”呢。很可惜这个大学不属于我们首尔市。因为是模范,应广为宣传。大邱大学原来由大学本部统一支付水电等费用,但自去年开始转换为由各社团和学院单独支付费用的独立核算体系。本旨是提倡节约能源,结果取得大成功。

         4个月节省费用多达 2亿8千万韩币。除建筑物安装感应系统、更换节电型控制开关插座,调至适当温度等基本节约方式,加之严格的监督浪费制度,安装节水器、检查漏水等措施,节约能源又省钱。

         我们首尔市也要尽快举办这类“绿色校园”活动,节约能源、节约学校开销,缩减学费。

了不起的公务员– 能源是工作

        上面夸赞了多位市民,最后,夸一夸我们首尔市的公务员吧!江东区开展收集废弃食用油脂转化为生物柴油事业。从小学、中学、高中 6所学校和住宅 等90余处收集废弃食用油脂,转化后提供给清洁车做燃料。32辆清洁车中26台就使用了废弃食用油。轻质油转化为生物柴油后,废弃量减少,可谓一箭双雕。

         已经很了不起的江东区政府公务员,还有壮举。生物柴油事业取得小有名气的成果,在公寓宣传开来。他们下一步计划在相对有难度的私人住宅、独栋住宅为对象收集废弃食用油脂。此外还计划建立收取和管理废弃食用油社会企业,同时增加地方就业岗位。能源是金钱、是教育、是家园,还和工作挂钩。要不我怎么能拍膝惊叹呢?真是了不起的公务员啊!

         当我表示在我任职期间实行“关掉一个核电站”运动时,部分反映,对不能生产化学燃料的韩国来说,原子能是不可逃避的选择。不过,我们许多人已学得了日本的教训。

         2月 8日至10日日本访问期间,会见了日本官房长官、复兴大臣、核电站问题担当大臣。他们脸色很忧郁。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件之后日本开始沉沦。日本知识分子沉浸在永远无法恢复到事前的悲观情绪中。

        目前,日本54座核电站中50座已经停运,3号核电站也将停运。但日本还在持续。日本核电站停运预示着我们也可以不依赖核电站生存的可能性。如果离日本最近的韩国得不到关于福岛核泄漏事件的任何启示,对我们这个时代不得不说是一个损失。

        “关掉一个核电站”是我们能给予未来最好的礼物。这个礼物在诸位“了不起的市民们”的力量中产生。能源问题、环境问题都是实践问题,离不开市民大家的参与。所以诸位市民,你们比机关团体更处于核心地位。

        我屡次强调我要做一个“改变市民人生的第一任市长”。多亏 “了不起的市民”大家,我们的人生在一点一滴改变。正因有你们这么多“了不起的市民”,我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市长。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7 —— 政务无大小

        像往常一样,从早餐时间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日程。虽然有点累,但已经习惯了。今天是周一,更应该以全新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周。忙碌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感到饿了,虽然心里想着去吃午饭,但有重要的活动,唉,饥饿感只能靠边站了。

        午餐是和驻韩欧洲代表处的大使们一起吃的,驻韩欧盟代表处Kozlovski大使等22位人士参加了午餐宴会。优雅的午餐准备就绪,口译人员和随行人员似乎也进入紧张状态,但他们只是礼节而已。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场合,可以为彼此做些什么事情”。大家谈论了很多,作为国际城市、自由贸易城市、福利城市首尔的发展动力、与北韩的关系等等。让我惊讶的是大使们对我们正在实行的方案和未来蓝图都了熟于心,历史背景就更不必说了。我真诚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当然我也向他们请教了不少问题。我对他们说,希望此次交流不流于形式也不是简单的宣言,而是能够进行实际意义的沟通,为具体的事业进行了有价值的评论,是非常有意义的场合。

        但是时间有限,马上又要去参加另一个活动。从午餐宴会出来上车后稍过片刻,眼前便出现了首尔广场,那儿正在拆除滑冰场。突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几件要确认的事情——“滑冰场拆除后接着铺草坪吗?”,那样做“是正确的做法吗?”,“如果一起施工的话,可以节省预算吗?”,“除了草坪外,没有其他可以代替的吗?”,“在草坪上种几棵树怎么样?”,“市民们喜欢什么样的广场呢?”……

        马上与已经忙得团团转的随行秘书商量此事。其实我心里也在想“他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好好儿吃,我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了”,但想到工作,又实在忍不住要马上处理,这就是我的个性。再说,“什么事是大事,什么事更重要,能作比较吗?”,“与大使们的午餐和市民们的广场,这些事有大小和轻重之分吗?”没有!在这里如果错过了对广场的这些想法,对于建设市民们开放的广场的讨论就会减少,费用可能也会增加,征求市民们宝贵意见的机会也变少。所以尽管随行秘书已经很疲惫了,我还是请他记录了下来。

        车很快到市厅了,要与我面谈的人已经排队在等候了。在我脑海里浮现出大使们的样子,上面重叠着广场的绿草地。现在的广场还是冬天,才开始施工……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6 —— 轰鸣与沉寂之间

        就任市长以后的100天间,不,从决定做市长起至现在的这一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喧闹的时期。由充满大自然之沉默、生命之声的白头大干一走下来,到处都是闪光灯。正如巨大的轰鸣一般。可怕的高分贝的诽谤与广场上呼喊着我的名字为我加油助威的各位市民的喊声…这些巨大的声音就像真空里的时间一般过去了。

         当上市长以后至今,这些声音并没有减少。哭喊着让我不要随便许下希望的市民的声音仍回荡在耳边。“这条政策有错误。” “那条政策要这样实施。”“补偿这个,负责那个”,寒冷的天气中,市政府前每天仍有前来上访的人们。天气如此寒冷,我又无法开口说请他们进来,因此心情更加压抑烦闷。不仅如此,市长室墙壁上的一张张便条纸,恰如会说话一般,动不动就向我倾诉。集中讨论也在每天进行。现在与首尔市的工作人员已经熟悉,他们无论职位高低,只要一看见我就提出问题。从交通、新城镇与改造、租赁住宅、防灾、安全、负债、饮食、保育、就业到会谈、采访、报告、会议、活动、政策等等。即使这样,他们也并没有盲目地等待我的命令,对此我非常感激。由于现在可以在一起讨论,工作、心情都变得舒服多了。但心情疲倦的时候,动不动也会感到“吵死了”。这些其实是因为声音的分贝高,所以从“物理方面”感觉“吵闹”而已。这是极其危险的情况。因为对这些声音感到吵闹的瞬间,我简直可以说是“资格丧失”。这些声音我应该用全身心去倾听,必须打起全部精神。它们不是声音,而是诏书,不是民愿或业务,而应被当作历史来接受。

        今天是“熟议之日”。一星期内有一天,我会从市政的诸多事情中选定一件,与所有相关部门一起进行长时间讨论。这是一个收集资料与信息,查看政策,确认意见、决定意思、进行整理的日子。今天上午3小时是关于就业的商议,下午3小时则是关于饮食的商议。这其实是一件令人全身僵硬的事情。因为除中间休息10分钟以外,其他时间都需要正襟危坐。在这段肃静的时间里,有人打瞌睡,也有人强忍着睁大眼睛,这一情景既令人同情又感到好笑。就算这样,我也不能低下头或长时间闭着眼睛。为什么呢?因为所有人,有时还有摄像机在盯着我。市长可以说是一个处于所有人眼皮下的位子。

        只有发言者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的时间或瞬间,我忽然产生“这是否就是轰鸣呢?”的想法。参加者的一半以上在与瞌睡做斗争,仅一个人的想法作为提案在回响。这有一种高分贝噪音所具有的力量。我们中虽然有一半在与瞌睡做斗争,但这种寂静中却充满了活力。因为我们都拥有想实现的梦想,这是为了大多数人的梦想。赶走难以驱除的倦意,我们在向着同一目标,发挥着高度集中力。针对创造就业岗位、饮食产业,我们就像冲着箭靶拉弓一般,互相鼓励,终日在学习。虽然寂静,但这又是一段喧闹的时间。因为在寂静之中蕴含着巨大的轰鸣声。这是令人精神振奋的巨大声音。

        世界原本就是喧闹的。首尔街道也充满着各种紧张忙碌的声音。但是,请静静地竖耳倾听一下,其实一点儿也不吵闹。因为这些是怀着对生活的热情而制造出的喊声。是为了生活,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奔忙涌现出的生存之喜悦而已。人们制造喧闹的时间成为对生活的热情,就像在真空中一般一晃而过。无论世界多么喧闹都保持沉默,然后制造出雷鸣电闪般的生活之音。.

         但是,世界上也有毫无用处的噪音。比如在自己充满生活热情的地方出现侵害别人的贪欲,因为“人的内心”本来就是非常喧闹的。无论我如何吹嘘,发表豪言壮语,或者威胁,只要眼睛不断地眨,手哆哆嗦嗦,嘴唇干燥,最终一切都会露馅,落为别人的笑谈。因此声音的种类也是多种多样的。.

         进行了大半天的商议,今天就这样过去了。发出巨大轰鸣的热情的一天在寂静与噪音之间慢慢黑了下来。祝各位市民度过一个平安的夜晚,拥有充足的睡眠,因为明天又要在制造喧闹中继续生活。我对各位的这份活力充满期待。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5 —— 生活在“自律监狱”里的人们

        有人说这里是“自律监狱”,

        有人说这里是“阳间的棺材”,

        听着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这个地方是哪里呢?

        它就是叫做考试院的住所(不,是准住所、非住所)。

        在希望研究所工作的时候到选举期间,还有去年11月份,我曾经亲自去过几次考试院。在2月14日就我所提议的考试院租金减半政策,听取了在那儿居住的人们和专家们的意见。

         3平米多一点的房间,躺着连翻身的地方都没有,享受阳光是奢望。

        房间之间的隔板只有1.5厘米厚,说话声、音乐声、甚至连放屁声都无法容纳。一个卫生间20人一起用,由于物价上涨,有的地方现在连饭和汤都不供应了。很多人为生活在考试院而感到羞耻,他们与家人、朋友都断绝了来往,隐姓埋名生活在那里。

        本来是用来学习的考试院,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临时工、无业游民、失业者和外国劳工等当今社会生活最困难的人们居住的地方。对于手头连几百万韩元的保证金都没有的人们来说,这里是最现实的居住地。还有一些人连每个月30万韩元的租金都支付不起,在更恶劣的桑拿房、漫画屋、隔断房、旅店、网吧里生活。这样的人在首尔已超过10万名。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发生时,在急剧扩张的城市里完全被忽视的城市贫民的生活,在21世纪的首尔仍然存在着。

        我年轻的时候,有1年多的时间也是在读书室(带有个人房间的自习室)度过的。那时我从乡下来到首尔,正是没有找到合适住处的困难时期,那时我的愿望就是能躺在地板上睡一觉。如果那时能保证好的睡眠的话,个子也许会比现在长得高一些。尽管我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我又怎能完全体会在考试院生活的贫困人口的生活呢?我只是能隐约推测出在那么狭窄、阴暗的房间里所感受到的对生活的绝望。

        其实,此次考试院租金减半政策研讨会筹备过程中我也有过这样的担心。好多人轻易找不到脱离这种考试院生活的出口,也已经习惯了陷入绝望的生活,我们到底如何给他们带来希望呢?

        但是当我进入筹备政策研讨会的首尔永登浦洞考试院租金减半办公楼里的时候,我的担心一下子消失了。

        “我们试试看吧!会有答案的!一起去吧!一起生活吧!”

         在墙上挂着这样的字迹。他们团体的名字叫“试试看吧”。另外,还有一个团体也支援贫困人口居住问题,就是名叫“萤光”的工伤患者团体。取名来源于在清净地区点亮黑暗的荧光的意思。

        听到这些是否一下子感到希望和自救的意念了?

        我也如此。

        就像这个名字一样,有很多好的建议。非盈利考试院、全租考试院,还有朴智星(韩国足球明星,常做捐赠)考试院、金长勳(韩国有名歌手,著名于捐赠活动)考试院等接受捐赠等方法……克服自身绝望的想象力和好主意像池塘里的水一样涌了出来。

        无论首尔市想怎么做好,自己没有自立的意志和热情的话,政策可能会事与愿违。现在,在考试院生活的人们之间也组成各种团体,自主地找工作,思考对策,是多么让人心安呀!其中还有不善言谈,用书法写出“我们试试看吧”字迹的Kim Sang-Seok先生,让我看到后很有共鸣。

         “他们认为政府和民众已经彻底放弃了贫困人群,对未来越来越失去希望,最终陷入绝望的深渊,酿成悲惨的人生。政府和民众的关心就是贫困人们的希望,他们根本不敢奢望被爱。只要他们认为我们没有抛弃他们,我们就能找到希望。租金减半的考试院,对于数百万贫困人口来说,是让他们感到我们没有抛弃他们的第一步。”

         考试院租金减半政策当然不是解决居住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为低收入人群准备廉租房是最好的方法,但这需要时间,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临时对策。这些人如果就这样置之不管的话,不知何时就可能沦落为露宿街头的乞丐。我们是不是应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文章写到快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篇考试院里生活的单亲妈妈,为了担心考试院会因为孩子的哭声将自己赶走,而堵住孩子的嘴导致孩子窒息的报道。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悲剧上演。

        试试看吧!让我们一起试一试!

        只要有像萤光般的希望,就让我们尝试一下吧。

        这个时代的我们大家“共生共存”吧。




朴元淳致市民公开信

        尊敬的市民朋友们:

        大家好,我是首尔市长朴元淳。原计划于就任一百天时举行一次记者招待会,现在还是决定取消。但是,觉得这样的“不作为”着实有些可惜,于是便坐在电脑前准备写封信,而这样的想法却又激起了我对大家的思念。

        大家幸福吗?

        我认为所谓“施政”不应只是宏大的口号,而是要让我们成为市民们孤单生活中的良朋益友,这是我开展工作的出发点,不知道我至今为止的工作是否对大家有所帮助。

        上周是我担任市长工作以来最艰难的一周,因为我要公布一件虽非因我而起却与市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事情——“公交费涨价”。虽然这并非我所愿,但确实无法假手他人,也就只能由我直接宣布了。我这样说,并不是为责备谁,只是觉得对大家有所亏欠。作为一市之长,没能给大家宽慰和激励,本人觉得十分愧疚。无论是政府的长官还是市长,我们的职责都需要对公众担负起无限的责任。

        自选举次日就任首尔市长至今仅百日余,但对我来说简直就像度过了好几个年头。接手首尔市工作之后,发现困难重重。不仅问题复杂,而且利害关系盘根错节,无法使所有人的需求都得到满足,有时甚至还会令人害怕和纠结。不过,只要想到通过我个人的一番挣扎所做出的这些困难决定,不仅能够为广大的市民带来幸福,更加能够改变这个城市的面貌,我的疲惫感便瞬间烟消云散,就连上班路上都会觉得心情激动、喜悦之情无以言表。一想起眼前要做的事,便立刻心跳加快。有时怕加班太晚会给同事们带来负担,好多次我都是背着下属偷偷潜入市长室开夜车。

        每天都会遇到新的事情,有时想想这些就是我很久之前便在准备和预想过的事。为了公众的利益、市民的福祉所开展的这些工作仿佛是为我度身定做的衣裳,令我越做越起劲儿,但这些工作有时甚至会与中央政府产生分歧。

        国土部长官、外交部长官、企划财政部长官等,时而会出面斥责首尔市的工作,偶尔我也会感到有些冤枉但却无所畏惧,因为唯一令我担忧的是:我们自己是否行得端做得正?

        不知为何,之前提及首尔我便会想起那已成为化石的恐龙。总觉得人们变得越发落魄,因而产生了许多不满情绪。老实说,看到崭新的首尔市政厅建筑,我会觉得自己在一点点地萎缩。因为脑子里老是有种想法: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首尔的市民们是否能够像在自己家里那样出入自如呢?

        写上大字标语去呐喊、兴建大型建筑来炫耀、举办大规模活动以宣传,这些并不能够使首尔市民们的生活变得有多么幸福。

        我想成为一个能够帮助诚实、正直的人们实现其朴素愿望的市长。我虽然无法创造他们的梦想,却甘愿成为其实现梦想的环境与条件的缔造者;我想成为帮助年轻人实现挑战新生活之梦想的圆梦者;我想成为启迪首尔市民梦想、令其奔向新生活的“心灵起搏器”。“为了人类,与市民一起”——这是我履行市长职责的原则和哲学。城市就应该为人类而改变,而市民应该在其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

        工作上的事情我会一丝不苟,能够迅速改变的事情我会如电光石火般予以解决。首尔市民投票决定的首尔市立大学学费减半、扩大免费餐等的实现趋势锐不可当。看到这些犹如铜墙铁壁般的社会福利政策论断正在一个个被推翻,心中感到无比的欣慰。虽然有人管这叫“蝴蝶效应”,但我更愿意将其为“投票效应”或“市民效应”。

        世界就是这样被改变的!

        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主题是“大转型:塑造新模式”,对于瘫痪的资本主义的新的构想正在蠢蠢欲动,我也在梦想着。虽然眼前的悬案仍亟待解决和应对,但对于未来的巨大变化我们不能疏于准备。正如水珠能够不慌不忙、一点一滴地穿透岩石滋润大地一样,我们也应该点点滴滴、循序渐进地谋求更大的变化。

        如果说过去的十年是为城市的发展牺牲人类的十年,那么今后的十年将会成为为人类的发展而改变城市的十年,这一点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想法。为了首尔这座城市的哲学、城市文明的发展与衰退、市民的参与与协作,这些主题能够得到发展我将不遗余力。每每想起这些,我便会再次心潮澎湃。

        以人为本的建筑家在给首尔市的公务员们授课,而我将亲自踏遍首尔市的每一个城郭,坐着直升机环视和俯瞰首尔全貌。

        日本之行,我会观察许多东西,尤其是对城市兴衰的原因要进行深入的学习。

        首尔市不必大肆喧哗亦可展现其律动感,变化的时钟不会停滞不前。为了实现我们这个时代、我们的市民所期望那种变化,我们会在水中激起更大的波涛。

        立春已过,正值农民播种的时节。有时我感觉自己能够理解农民们的心情,无人问津却仍在默默地播种、耕耘,自食其力。我将会以这种心态去努力工作!

        我曾提出过“替有需要的旁人搔痒”这一政策,就是“缓解午餐时间小规模饭店前停车管制”。这样一个小小的政策,被市民誉为是执政一百天内首尔市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此时应如此表达——感动不已。我十分感激市民们的心意。不是说我们做得有多好,而是觉得能够为他人着想的可爱的首尔市民们值得我们感谢。相对弱小和艰苦的市民们却能够给予他人如此的关怀,这给予了我无比的勇气。我希望大家所选定的这个首尔市能够成为“改变我们生活命运的好朋友”。

        感谢大家阅读此信!

        2012年2月 深夜 朴元淳 敬呈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4 —— 梦想过劳死?

梦想过劳死?

        今天接受了《新东亚》很长时间的采访。记者向我提出了一系列尖刻的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把我当作“工作狂”,问我是不是说过“梦想过劳死”。

        没错。我在担任美丽商店常务董事的2003年,于新年开工仪式上这么说过。但不要因此产生误解,因为我的意思不是想只顾工作,早早死去。正常人不会那么说的。

        最近有所谓“9988234”的说法。意思就是生龙活虎地活到99岁,在两三天内死去。其实周围有很多人到了老年长期卧病在床,让自己和周围人受苦后离开人世。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与那种悲惨结局相比,我宁愿在现场工作,不经受那种漫长的痛苦就死去。听了我的解释,那个记者好像也松了口气。

        几天前,我偶然在一份报纸介绍新书的栏目中看到了有关朝鲜时代国王生活的报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朝鲜时代国王的生活简直就是3D(危险、艰苦、困难)工种。从清晨起来给长辈请安,到经筵、会议、批奏折、处理民怨和学习等,日程排得满满的。世宗甚至在凌晨两三点起床处理积压的事务。我看了这篇报道很高兴,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因为这是证明负责千万市民生活的首尔市长当然要少睡觉,埋头工作的证据。

        但我很清楚到处宣扬自己是工作狂非常危险。因为首尔市的公务员在听到后会感到非常恐怖并产生危机感。他们会对市长的一举一动都反应敏感。

        我在从事市民运动时毫无顾虑地专心工作。但在担任首尔市长的如今,怎能那么露骨地工作?我变得非常小心谨慎。我的目标是尽量早离开办公室,在家收看9点新闻。我还总让公务员一定要度假,在夹心周一定要休息,要有自己的学习时间。要想让这些话有说服力,我就要偶尔休息和度假。哪怕勉为其难也要这么做。当首尔市长真难。

Tell me not, in mournful numbers,
Life is but an empty dream!
For the soul is dead that slumbers,
And things are not what they seem.

Life is real! Life is earnest!
And the grave is not its goal
Dust thou art, to dust returnest,
Was not spoken of the soul.

Not enjoyment, and not sorrow,
Is our destined end or way
But to act, that each to-morrow
Find us farther than to-day.

Art is long, and Time is fleeting
And our hearts, though stout and brave,
Still, like muffled drums, are beating
Funeral marches to the grave.

In the world’s broad field of battle,
In the bivouac of Life
Be not like dumb, driven cattle!
Be a hero in the strife!

Trust no Future, howe’er pleasant!
Let the dead Past bury its dead!
Act,—act in the living Present!
Heart within, and God o’erhead!

Lives of great men all remind us
We can make our lives sublime,
And, departing, leave behind us
Footprints on the sands of time

Footprints, that perhaps another
Sailing o’er life’s solemn main
A forlorn and shipwrecked brother,
Seeing, shall take heart again

Let us, then, be up and doing,
With a heart for any fate
Still achieving, still pursuing,
Learn to labor and to wait.

[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A Psalm of Life ]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3 —— 首尔市文化奖的遗憾

-痛叹不信时代。

        上周五举行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活动。那就是首尔特别市文化奖颁奖典礼。十一位获奖者中包括50多年来专心在话剧舞台和电视屏幕上从事表演的Oh Hyeon-gyeong,通过研究韩国童诗文学史对儿童文学发展做出贡献的Sin Hyeon-deuk,以及对韩国电影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Jeong Il-seong等。

        但我在与这十一位颁奖者面谈并颁奖时,感到非常愧疚。首先是因为给这些做出巨大业绩的人物颁奖太晚了。但另有一件更让我感到歉疚的事情。那就是这个奖项没有一点奖金,只颁发奖牌和奖状而已。天啊,这个奖项居然没有奖金!首尔市颁发的这一著名奖项居然没有奖金!我作为首尔市长深感常意外。

首尔特别市文化奖60周年及600人        我询问了负责人,得知如果颁发奖金就成为另有企图的捐赠和送礼,因此遭到选举法的禁止。我听了这个解释后更感到头脑混乱。评委会根据公正的评审标准和程序评选出文化人并决定向他们颁奖,而市长只是根据这一决定颁奖而已,我实在不理解这怎么是捐赠和送礼。禁止颁发奖金的前提是以市长有可能一意孤行地把这个奖项授予没有资格的特定个人为前提的。只有评委会听凭市长的摆布,不严格审查公正的评审程序和获奖资格等,只像傀儡一样做出决定时,才能一概禁止颁发奖金。

        但是首尔特别市文化奖并非那么低俗。1949年设立以来,一直授予在解放后贫瘠的环境下,为让文化与艺术绽放奇葩而竭尽全力,在首尔与大韩民国文化界做出丰功伟绩的人们。至今为止共有600多人获奖,其中还包括话剧表演艺术家Park Jeong-ja和韩国最优秀的清唱大师An Suk-seon。

        如此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奖在市长随意运营这一前提下无法颁发奖金。这就是当今不信时代的象征,让我深感痛心。我在颁奖时感到羞愧。即使当今是不信时代,我也对这一现象反映在这种奖项上感到非常惋惜。

        我要在此安慰十一位获奖者。“虽然没有分文奖金,但我要表示一千万首尔市民的心意与感激。其中蕴含了比巨额奖金更深厚的心意,请不要太感到遗憾。”我一定要开创以信赖为基础的社会。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2 —— “神高皇帝远”

         -沟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话题

         俄罗斯有句俗话说“神高皇帝远”。这句话源自俄罗斯沙皇统治时代,指的是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俄罗斯百姓的生活根本无人过问。神高高在上,皇帝又身处深宫,百姓的苦难又怎会了解?这句话采用自嘲的语气如实地表现出了百姓的想法。听了之后,在感动之余,我常将此俗语铭记在心。

         其实,这又岂是当时俄罗斯才有的事情? 无论古今中外,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升至权力的高位后,听不到下面人们的故事与声音不是一两次的事情。甚至在互联网这一超现代技术与方式得到开发与普及后也是如此。

         因此,沟通成为最大的话题。互不相通,不倾听对方的声音,那么真正的对话就无法实现。只剩下单方面的主张与指示。其实,这在政治或行政中成为最严重的情况,并正导致出现越来越多的严重情况。汝矣岛政治中根本看不到互相倾听或听取国民立场的姿态。如果称作国民代表的机构不倾听国民的声音,那么得不到国民的信任,遭到排斥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倾听之旅是自首尔市长补选之时起就已经开始的一项活动。传统市场、非正式工、地区儿童中心、作为社会性企业的面包店、实现无偿供餐的小学、加山数码谷的高新技术企业等就是其现场。即使在选举结束、当选市长之后,我在这些现场的倾听之旅仍在继续。

         这些现场包括环卫工人的劳动现场、传统市场与采购做泡菜原料的市场、鹭梁津水产市场与考试院、因水管破裂而断水的场所、牛眠山山体滑坡现场与田园村庄、被划为危险级别的住宅区、120茶山呼叫中心、首尔综合防灾中心等。

         在现场可以看到许多东西。除了现场的问题外,还可以看到从中推测出来的普遍性问题。从在那里遇到的居民或者利害当事人、在现场工作的公务员之中也能倾听到许多鲜活的故事。还可以看到许多从办公桌上所接收的文件报告中无从得知的活生生的情况与现实,并能听到其对策。因此,倾听可以防止自以为是与独断专行,有助于掌握实际情况与制定对策。这也是我继续进行现场访问与倾听的理由。

         但是,我认为不是只有现场这一条路。因为即使不去现场也有可倾听现场声音的方法。通过推特或Facebook、门户网站与博客等也能与市民接触。除此之外,为了听取首尔市公务员的烦恼与倾诉,我在内部信息网上开设了“元淳的苦衷咨询中心”。仅仅几天就有70余人发来邮件。当然这些只有我才能阅览。坐在办公室我也能倾听到首尔市公务员们的倾诉。通过这既看不见又看得见、既听不到又听得到的神奇渠道,我正迅速掌握着首尔市的业务。

         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此期间,有过预算案的制定与提交市议会、业务报告与悬而未决的议案处理、参加各种活动和与国内外人士会谈、市议会的质询等。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简直过得不知日出日落。首尔市是一个有一千万市民生活,两千万人工作的城市。一觉醒来,总有事情在等着我做决定。我再次领悟到首尔市长的职责是多么重要。我相信,只要随时倾听各位市民的声音,履行此职责,就不会犯大的失误。今天我也将在各位市民的身旁。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1——无特殊情况

        ——首尔特别市市长的早上由值班情况报告开始

        当选首尔市长的第二天就有几名公务员突然光临我家。他们将拉来的满满一车机器安装好之后又离开了。其中包括各种通信设备与电脑、传真等。因为拥有灾难宣布与发布命令权力的首尔市长必须随时应对非常状态。这令我再次感受到首尔市长权力与责任之重大。

        早上六点多醒来。这是听到传真声音的自然反应。传真是来自值班人员的“首尔特别市值班情况报告”,是关于昨晚发生的各种灾难与事件、事故的消息。

        如无特别事故,则只有一行“无特殊情况”,如有事故发生,则是满满一页,有时甚至会是密密麻麻的两页。

        因此,早上醒来后,首先看的文件就是它。看到是无特别记载的白纸时,心情会特别轻松。但是,如果收到几张传真时,心就会砰砰直跳。如果发生了大的交通事故或火灾,心里更会忐忑不安,担心有没有人受伤,事故的严重程度有多大。

        今天早上的报告说松坡洞一栋单元楼里发生了火灾。幸好仅有人因吸入烟气过多被送入医院治疗,财产损失也并不大。我担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现在已经到了冬天,如果发生大的火灾可怎么办呢?如果有人失去生命或房子被烧毁,其家人的痛苦又该怎么办呢?

        首尔市长的早上就是这样开始的。需要为千万市民的安全负责的首尔市长的位子总是需这样小心谨慎和时刻担心。无论是半夜有人打电话,还是秘书室长或高级公务员有特别报告来到我的办公室,我的心里总是咯噔一下。

        今年冬天的暴雪会怎样,我们的预防工作又做得如何,这些都令人担心。明年夏天雨会下多大的雨,牛眠山到底安不安全,从现在开始也已经令人担心。江原道山区已发布暴雪警报,我眼前好似出现幻觉一般,仿佛看到首尔市也正在下大雪。 虽然已经针对扫雪与灾害防止召开过几次会议,但仍不能令人安心。 首尔市长的位子就是这样一个需要时刻担着心的位置。难道是我过于小心谨慎了吗?




2011年新年致辞

        尊敬的首尔市民,辛卯年已经到来。正如象征繁荣和富饶的兔子一样,我希望新的一年里一千万首尔市民也能度过富裕充实的一年。

        去年是意义深刻的一年,我们在各个方面硕果累累。通过举办“世界设计之都”活动,我们让全世界人了解到了首尔市在设计方面的宏伟蓝图和坚定决心。并被评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计创意城市”,为确保首尔市的未来竞争力打下了重要基础。另外,借助“首尔G20峰会”的成功举办,向世界展示了首尔拥有的发展潜力和魅力。

        通过这些努力,首尔市的城市竞争力进入世界前10名,去年也是首尔的金融竞争力、旅游竞争力指数最高的一年。

        我认为这要归功于所有市民的共同参与和努力,并在此向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谢。

        在2011年,我们将再接再厉,为实现“造福市民、备受世人爱戴的全球前5大城市”而快马加鞭。

        我认为最为重要的是,继续推进弱势群体自力更生,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首尔型渔网福利”事业。

        我们将优先照顾社会弱势群体,并让所有首尔市民能够365日天天感到如同摄氏36.5度般的温馨照顾。

        我们还将消除各位市民对教育、育儿、居住方面的“三大顾虑”, 并将加大所有行政力度,让市民能够在健康、文化、环境等日常生活中获得「六大满足」。

        另外,我们还将加大对首尔未来的投资,力争创建让外国人“想旅游、想居住、想投资的全球前五大城市”。

        并建设让所有市民倍感自豪、受世人爱戴的高品位城市——首尔。 

        在此,衷心祝愿各位在辛卯年心想事成,阖家幸福、身体安康。
        谢谢!




当前我们最需要的是

        自治区与居民相互协作,真正实现居民自治的时代已经来临。

        我认为在这个由居民构成的球体中,起到核心作用的是居民自治委员会。

        美国总统约翰逊在访问美航天局时,曾问过一名清洁工做什么工作,那位清洁工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在做帮助把宇宙飞船送上月球的工作”。

        我想,我们现在所需要的正是这种对“参与”的自信心。

        即便现在做的事情再微不足道,希望我们也不要忘记这些事情终究会给 “市民幸福的首尔,让我们的孩子生活得更好的首尔” 增添无穷的能量和热情的自豪感。

        – 摘自2010年9月16日,“2010年自治会馆运营优秀范例发表会”。




“最好”的反义词是“更好”

        现在,120茶山首尔热线做为创新市政的代表性成果,已成为其他地方自治团体、中央政府和世界各国城市争相学习效仿的令人自豪的首尔品牌。

        更让人引以为豪的是120茶山首尔热线,并没有安于现状,经过不断的发展完善,经过3年的时间已成为让市民感动的精品服务项目。

        然而,现在我们又站在了另一个新的起跑线上。

        “最好”的反义词不是“最差”而是“更好”。

        这是因为一成为最好就容易失去初衷,陷入自满的境地。

        为了茶山首尔热线的伟大历史,现在到了我们再次绑紧鞋带的时候。

        – 摘自2010年9月13日,“120茶山首尔热线三周年纪念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