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体育新闻

A A
  • 首尔市民(20-60岁年龄层)文化生活情况调查

    SMG 1807
  •      20岁年龄层的文化观览次数和文化生活花销比其他年龄层要多,他们虽然是文化狂热一族,但对生活的满意度是最低的。

         30岁年龄层根据是否已婚,明确分为两个分水岭,一个是大量投资文化生活的潇洒单身女,另一个是比起文化生活更享受养儿之乐的育儿妈妈。

    50岁年龄层注重教育,60岁年龄层喜欢活跃于文化艺术社团,与20岁年龄层相比他们的文化生活也很丰富多彩。

         首尔文化财团以20岁~60岁年龄层的2,905名为对象,根据结婚、生子、养育、退休等人生的不同阶段对不同的文化生活享受及消费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在1月30日发表了「首尔市民文化生活情况调查」

         调查者的性别为男性876名,女性2,029名,年龄层分为 ▴20岁756名(27.0%) ▴30岁997名(34.3%) ▴40岁728名(25.1%) ▴50岁315名(10.8%) ▴60岁以上109名(3.8%)。

         首尔文化财团将年龄层,婚姻情况和有无子女作为参考,对他们的文化欲望,参与度和参与方式,文化生活中的苦恼等进行分析并分为8类群体。

    < 8类文化生活群体 >

    年龄层 特点概括
    20岁 - 通过文化享受克服对现实不满的「文化狂热族」
    30岁 - 大量投资文化生活的「潇洒单身女」
    - 远离文化生活只享受育儿之乐的「育儿妈妈」
    40岁 – 想要陪同成长的孩子在家附近玩耍的 「Friendy」
    - 本人对文化疏忽但为了孩子教育进行文化熏陶的 「culture mom」
    – 与30岁一样华丽依旧,但感到孤单疲惫的「孤寂单身女」
    50岁 -告别育儿的束缚,专注学习文化讲座的 「浪漫族」
    60岁 - 用文化满足带动生活满足的幸福的「Active senior」
    1. 1. 像朋友一样的爸爸 (Friendy = Friend + Daddy)
    2. 2. 为了自身和孩子文化需求强烈的新妈妈一族 (culture mom)
    3. 3. 退休后仍然享受消费生活和娱乐活动,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50~60岁年龄层 (Active senior)

    5个年龄层 8类群体 文化艺术的关注度 (分) 文化艺术的重要性 (分) 文化艺术观览次数 (年平均统计) 文化艺术支出费用 (年平均统计) 文化艺术经验整体满意度 (分) 首尔文化环境满意度 (分) 居住地文化环境满意度 (分) 生活满意度 (分) 娱乐活动同伴 (第1)
    30岁 潇洒的单身女 93.3 78.1 44.0 821.262 68.1 58.0 50.1 69.2 朋友(48.2%) *第2 : 独自(36.8%)
    育儿妈妈 87.1 57.0 24.4 364.625 68.6 61.6 54.8 77.2 家属(94.1%)

    5个年龄层 8类群体 文化艺术的关注度 (分) 文化艺术的重要性 (分) 文化艺术观览次数 (年平均统计) 文化艺术支出费用 (年平均统计) 文化艺术经验整体满意度 (分) 首尔文化环境满意度 (分) 居住地文化环境满意度 (分) 生活满意度 (分) 娱乐活动同伴 (第1)
    40岁 Friendy 86.5 61.5 23.8 402.655 64.6 59.5 52.7 72.1 家属(78.8%)
    culture mom 84.7 57.1 20.8 337.693 69.5 63.0 56.5 74.4 家属(85.3%)
    孤寂 单身女 90.6 75.3 46.8 755.992 68.0 60.4 49.7 69.7 朋友(42.7%) *第2 : 独自(39.6%)


         20岁年龄层的文化艺术关注度(93分)和文化艺术重要度(77.1分)最高,而生活满意度最低(70.1分 / 整体平均71.3分),说明这一个年龄层通过文化熏陶的方式来排解内心和不安和疲惫。他们对‘居住文化环境的满意度’为49.3分(整体平均51.4分),在群体中最低,而对‘首尔文化环境的满意度’为63.1分(整体平均60.4分),在群体中最高。与生活居住地无关,为寻找文化热门场所,他们会走遍首尔各地。一个月一次观赏电影和演出,一个月至少两次参加展览会,文化生活费用支出为年69万4,281韩元,在所有年龄层中最多。享受娱乐活动的同伴主要为‘朋友’(53.9%)或独自(35.5%)。

         30岁年龄层的<潇洒单身女>的文化生活支出费用为年82万1,262韩元(整体平均55万9,632韩元),在8个群体中最高。他们作为热血文化爱好群体,不惜购买昂贵的票价观看戏剧和展览会。对文化艺术的关注度(93.3分)和重要度(78.1分)也最高,文化艺术观览次数为年均44.0次,大幅高于20岁年龄层(40.3次)。生活满意度(69.2分)和首尔文化环境满意度为(58.0分)8个群体中最低。

         30岁年龄层<育儿妈妈>对文化艺术的关注,观览次数和对文化艺术的重要度与其他群体相比急剧下降。与<潇洒单身女>相比,他们的文化艺术关注度为87.1分(93.3分),观览次数为24.4次(44.0次),文化艺术重要度为57分(78.1分),文化生活支出费用为36万4,625韩元(82万1,262韩元),各方面均相对低潮。在文化生活的苦恼方面,‘没有地方托管孩子’的回答占9.6%。他们虽然对文化艺术的参与度较低,但生活满意度为(77.2分),占8个群体中最高值。可以分析为比起文化艺术,养育等其他因素对他们生活产生更大的影响。

    有子女的40岁男性年龄层<Friendy>中享受娱乐活动的同伴选择’家属(78.8%)’的人最多。娱乐活动的形式最主要为旅行、郊游(69.0%)。

         娱乐活动的形式中选择旅行、郊游(69.0%)的人数最多,但最希望进行的娱乐活动中选择文化艺术观览(40.7%)的人数最多。子女为中学生的<Friendy>中20.8%认为‘文化艺术非常重要’,而子女为小学生的<Friendy>中则有10.4%认为如此。这说明随着子女成长为中学生后,爸爸开始在生活中追求文化艺术。

         有子女的<culture mom>群体的文化艺术关注度(84.7分)和文化艺术观览次数(20.8次)为最低值,同时文化艺术的重要度(57.1分)和文化生活支出费用(33万7.693韩元)也较低。然而平均每次支付的观览演出费用为7万8,536韩元,与30岁年龄层(5万960韩元)相比有所增加,这是由于与子女一同观看演出为<culture mom>这一群体的特点。随着子女成长为高中生,他们开始积极寻找文化生活,子女为中学生的<culture mom>中7.6%认为‘文化艺术非常重要’,而子女为高中生的<culture mom>中则有24.1%认为如此。

         40岁年龄段未婚女性<孤寂单身女>的文化艺术观览次数为46.8次,在8个群体中最高。文化生活支出费用为75万5,992韩元,仅次于<潇洒单身女>,仍享受着丰富的文化生活。此外,这一群体是独自享受娱乐生活(39.6%)比例最高的群体。

         50岁年龄层的<浪漫族>随着摆脱养育负担,对文化生活的需求和关注逐渐增加,其中71.9%的人有文化教育经验,在所有年龄层中最高。对文化艺术经验的整体满意度为71.4分(整体平均68.5分),也为群体中最高值,同时他们还积极参与文化艺术社团活动。 (56.6% / 整体平均35.4%)

         60岁年龄段的年平均文化艺术观览次数与30岁年龄层相持平,生活满意度(74.4分)为各年龄层中最高。他们被称为享受文化艺术度过幸福黄昏的<Active senior(Active Senior)>

    年平均文化艺术观览次数为38.6次,比40岁(30.1次),50岁(31.6次),甚至30岁年龄层(37.3次)要多。 文化艺术支出费用为28万3,768韩元,在群体中最少。而文化艺术社团参与率(66.2%),创造性兴趣活动(44.6%),居住地文化环境满意度(55.4分)在群体中最高。

         根据<首尔市民文化生活情况调查>可以分析出文化生活满意度主要取决于质而非量。对居住地文化环境的满意度越高,参与文化生活积极度越高,随之文化艺术满意度和生活满意度也会提高。文化活动的最主要苦恼为费用问题(72.3%),此外,‘自我满足型’认为时间与信息不足,‘家庭幸福型’则认为交通与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