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网上市长室

市长动态

歌手尹度玹等人被任命为“首尔市自行车宣传大使”

2020/06/26

歌手尹度玹等人被任命为“首尔市自行车宣传大使”

首尔市于23日任命国民摇滚歌手尹度玹和自行车专门YouTuber等11人为“首尔市自行车宣传大使”。 这是继2016年任命艺术体操国家队运动员出身的媒体人——申秀智之后,时隔四年再次任命自行车宣传大使。宣传大使由各领域人士构成,除尹度玹外,还有自行车专门YouTube创作者、拥有骑叮铃铃共享单车参加自行车比赛的特殊经历者等。 凭借大众形象而深受欢迎的歌手尹度玹不仅关注环境问题,还在以MBC《我独自生活》为代表的多家媒体展现了自己骑自行车的样子,平时就是众所周知的自行车发烧友。 有别于现有的其他宣传大使,此次自行车宣传大使人员构成呈多元化,因此备受关注。特别是宣传大使中包括多名自行车专业YouTube创作者。首尔市计划以视频内容为中心,普及自行车文化,吸引市民参与其中。 首尔市特别解释称,如果说现有宣传大使是以大众形象和亲切感为标准,那么此次“自行车宣传大使”的标准则是与自行车有实际的紧密联系,并且有能力发挥向市民宣传自行车信息和政策的作用。同时还考虑到了近期通过YouTube这一频道构建网民沟通窗口的现象。 考虑到此次宣传大使的独特构成(包括歌手、博主、YouTuber等),委任仪式也将别具特色。届时,仪式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正式委任仪式结束后,第二部分将以“自行车铁粉世界”为主题进行联播(联合播放拍摄)。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之告首尔市民书——再次面临重要关口!

2020/06/25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之告首尔市民书——再次面临重要关口!

– 当前状况客观分析与疫情第二次大流行准备 – (时间:2020年6月22日(周一)11:00) 首尔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现状 首先介绍首尔市疫情应对现状。 截至6月22日10时,首尔市新增确诊病例8例,确诊病例主要集中在上门推销企业——RichWay和道峰区疗养设施。从上周五开始,另一家上门推销企业——大自然韩国 出现确诊病例,首尔市已为此启动快速应对班。7例确诊病例中有3例居住在首尔。目前已对131人进行全数检测并实施居家隔离,目前为止尚未出现新的确诊病例。 在过去两周的时间里,每天确诊病例都在20例左右,多少有所下降。但近期疫情的主要特征是零星小规模集体感染,因此很难令人放心。 期间,首尔市格外警惕高龄确诊病例增多一事,竭力守护医院和疗养设施。即使是这样,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60岁以上的高龄确诊病例还是增加了10倍以上。这也直接导致重症患者比例增加,死亡病例也增加了2例。此外,感染源不明的患者比例超过了10%。 从2日至今,持续增加的高龄确诊病例都与上门推销企业RichWay有关。截至目前,整体确诊病例已大幅增长至196例(首尔市111例)。由RichWay引发的感染逐步向移民休息区、呼叫中心、不动产企业、教会和外语培训机构等处扩散,如今已蔓延至首都圈以外地区。 事实上,我今天站在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向大家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一些众所周知的情况。而是以非常沉重的心情,在这里向各位市民报告十分特别而且重大的事项。 在过去五个月的时间里,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我们万众一心,打了一场漂亮的防疫战。开始于隆冬的“战斗”走过春季,不知不觉已来到炎热的夏季。不可否认,我们曾经一直认为,只要经过这条幽深昏暗的隧道,就可以抓住希望。但首尔目前的状况却未能如愿。对于无法向各位市民送上希望之辞这一点,我也深感痛心。 虽然深感愧疚,但我认为,只有客观冷静地为各位市民分析当前情形,共同探求今后该做些什么、怎么做,才能在这场艰难的“战斗”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们再次面临重要关口。 幽长的隧道还未走到尽头,首尔和首都圈各处反而出现了持久战和第二次大流行的消极征兆。因梨泰院夜店集体感染扩散及其波及影响,首都圈多处(物流中心、上门推销企业、宗教小型聚会等)频发零星N代传染,“沉默的传播者”同样呈上升趋势。首都圈迸溅出的火花引发了大田地区等地的集体感染。 首尔一旦失守,整个韩国都会陷入危机。首都圈沦陷会导致至今为止做出的所有努力统统化为泡影。首尔市认识到当前情况的严重性,密切关注是否有更大的危机正在飞速向我们袭来。同时,以多名专家的意见为基础,努力寻求遏制第二次大流行爆发以及尽量减少损失的方案。 经对多种情况的仔细研究,我们得出如下结论:自即日起,如果首尔市出现连续三天平均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例,或病床使用率达到70%等足以造成公共医疗体系负担的情况,首尔市将不得不重新启动此前的保持社会距离政策。 首尔出现的危险因素与第二次大流行的可能性 考虑到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性传染力,如果现在不能切断零星集体感染链,那么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第二次大流行。传染病专家早前曾预测将在秋季出现第二次大流行,但他们现在的判断是,从当前形势来看,第二次大流行有可能提前至7月。 事实上,以最近韩国国内数据为基础建立扩散模型,对今后情况进行预测的结果极具冲击性。传染病专家的研究显示:截至发生梨泰院夜店集体感染前,全国平均“传染再生指数(R)”,即一名确诊者感染其他人的人数是0.58,也就是说每两名确诊患者感染一人。然而从4月30日至6月11日,全国平均R值激增至1.79。虽然目前有所缓和,但如果R值一直维持10天前的水平,一个月后韩国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将超过800例。如果真的照这个方向发展,现在距离第二次大流行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同时,从近期公共交通乘坐现状和首尔市生活人口数据分析结果来看,我们必须进一步提高警惕。与2019年同期相比,在扩散趋势达到顶峰时期实施“暂停”政策(3月2日)后,上班时段的公交车和地铁客流量下降了37.5%,是有史以来的最大降幅,这表明担心与他人密切接触的市民在尽量避免乘坐公共交通。 但是进入6月后,客流量同期对比只减少了18%,公共交通客流量呈上涨趋势。据预测,如果保持这一增长趋势,7月即可恢复往年正常水平。 首尔市和KT对基于公共与通信数据推算出的“首尔市生活人口”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在“保持社会距离”期间,钟路、驿三洞、汝矣岛、三成洞等主要人口密集区的生活人口较之平常下降至78.1%,而在5月初防疫政策转变为“在生活中保持距离”后,最高增至85.4%。 这些都是因为疫情长期化带给市民的疲劳感、恢复此前一直无法进行的社交活动和聚会、民生经济困难的加剧、季节变化导致外出活动次数增加等原因,使得践行“保持社会距离”的意志逐渐减弱的结果。再加上学生开始分批返校复课,人们对在生活中保持距离有所松懈,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问题在于韩国有一半人口都生活在以首尔为代表的首都圈,这一地区人口密度极高。这里到处都是新型冠状病毒最喜欢的条件,即密闭、密切、密集的情况和场所,具有极高的危险性。 更令人担忧的是,第二次大流行可能会达到韩国医疗防疫能力难以承受的水平。特别是自1月末起持续工作的医疗防疫工作人员,他们累积的疲劳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如果疫情与秋冬季流行性感冒叠加,不排除不会出现当前医疗防疫体系崩溃这一最糟糕的情形。 我们都已目睹了纽约等世界先进大城市因医疗人力和床位等医疗服务能力不足以应对传染病扩散趋势,而导致已判定为确诊病例的重症患者只能在家中面临死亡的悲剧。在超过2500万人聚居的韩国首都圈,无法保证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这种情况又有别于大邱、庆尚北道曾经发生过的疫情爆发情况。因为医疗系统集中于首都圈,这里一旦失守,就会导致整个韩国陷入危机。 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比,流行性感冒的致死率相对较低,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老人、基础疾病患者等人群的致死率较高,而流行性感冒对婴幼儿、青少年等人群的致死率非常高。从这一点来看,流行性感冒很有可能成为另一种危险因素。考虑到流行性感冒每年造成约10亿人感染的传染力、症状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似等情况,需要从现在起彻底防范流行性感冒。 另一个不祥的预兆是世界各地的情况。 世界各国采取解封措施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再次激增。6月19日,全球新增确诊病例超18万例,创历史新高。 美国单日确诊病例再次超过3万例,巴西和印度的单日新增病例连日创下纪录。在短短20天内,中南美地区的新增确诊病例就出现了翻番,从100万例增至200万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人数超过1000例的国家多达20个。就连曾宣布成功消灭新型冠状病毒(6月8日)的新西兰也出现了9例新增确诊病例。事实上,在如今没有治疗药物和疫苗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奢望彻底结束疫情。 这是一种警告:随时都有可能因境外流入导致疫情反扑。我们也要重视并接受这一严峻形势。 首尔市应对第二次大流行的准备事项 下面介绍首尔市应对第二次大流行的计划。 首先,加强从应对疫情之初就重点实施的“检测·确诊→流行病学·追踪→隔离·治疗”3T(Test-Trace-Treat)体系。 第一,通过大规模提前检测加强监控体系。为了提前遏制无症状沉默传播,首尔市在地方自治团体中率先大范围实施“提前检测”。首尔市首先完成了6597名宿舍内学生和教职员工,以及436名英语幼儿园讲师等人的提前检测,经确认,全部呈阴性。 同时,为了在全韩国范围内率先面向普通市民实施提前检测,首先公开招募了1000名市民。招募工作在第一天就顺利结束,可见市民对此极为关注。第一批检测开始于15日,共检测了424人。值得庆幸的是,所有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第二批检测将积极反映市民关注和参与度,发掘高危人群及死角地带,如疗养设施、露宿者、棚户村居民、非法居留外国人等,全面实施提前检测。 第二,加强传染病应对与研究专责组织和追踪管理能力。将在7月新设流行病学调查室、防疫管理组、传染病研究中心。 此外,当前首都圈内小规模集体感染正在全面扩散,导致追踪速度不及扩散速度。首尔市计划大幅度扩充流行病学调查员人力,确保在出现确诊病例后可以专业且快速地追踪活动轨迹,加强追踪管理能力。 第三,分阶段构建应对体系,以防止出现因大规模集体感染导致的医疗空白。 特别是随着高龄确诊病例的增加,将在确保重症患者床位方面做到万无一失。对此,首尔市将与大韩重症患者医学会、首尔市急救医疗支援团一起构建重症患者诊疗体系。此外,为应对在首都圈发生的大范围地区感染事件,首尔市正在维持首尔市、京畿道、仁川市三个地方自治团体和中央政府间的合作支援体系,准备运营共同治疗和病床相关方案。 与此同时,首尔市将为无症状和轻症患者扩大运营生活治疗中心与居家隔离设施。 有责任感的市民行动:保持社会距离 今天,我要向各位市民介绍重启保持社会距离的条件。目前虽处于“在生活中保持距离”阶段,但我要提出恳求,希望每一位市民都能从此刻起具备遵守保持社会距离的警惕性和自制力。因为在没有治疗药物和疫苗的当下,“保持社会距离”是我们在对抗狡猾凶险的病毒时最有力且最有效的方法。 因此,每一位市民都要重新绷紧松懈的心弦,将“保持距离”生活化。特别是佩戴口罩,不仅是生活防疫的必要手段,也是每一个人的义务。请各位市民尽可能减少接触可能发生“三密”状况的所有情况,避免使用室内体育设施、聚会和会餐、各种活动和比赛、可能出现密切接触的小规模宗教聚会等。 但是,在当前情况下,首尔市单独重启“更严格地保持社会距离”将很难收获太大效果。我们将与中央政府、京畿道和仁川市积极磋商,并密切关注局势的发展。另一个关键部分是学校的返校复课。在这方面需要与教育部和教育厅进行积极商讨。 结语 首尔市的防疫战略是加强“3T”,即检测-追踪-治疗(Test-Trace-Treat),同时遏制“三密”,即密闭-密集-密切。每一位市民的参与都关乎防疫的胜败。我再次强调,如果疫情继续恶化,首尔市将全面实施出于预防目的的“保持社会距离”。 首尔市于3月初开始实施的“暂停”政策是为等待疫情结束,但事实证明,这种病毒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强大和顽固。瞬间的掉以轻心很有可能会终结“暂时”,导致比我们现在的处境更加恶劣的“长期停摆”状况。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做得很好,K-防疫受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地区的称赞。我们难道不应当将这一盛名坚守到底吗?无论上半场防守得多么严密,如果下半场失分严重,最终能有什么用呢? 恳请各位市民充分认识到当前的严峻形势,争当防疫主体,贡献自己的力量。首尔市将始终站在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战争的最前线。首尔市的疫苗永远是各位市民。 谢谢大家。

希望日记

首尔召开数码峰会2016

2016/04/06

首尔召开数码峰会2016

Global Digital Capital Seoul, with Global Digital Enterprises 2016年3月30日,在首尔合作伙伴之家(Seoul Partners House)与微软(MicroSoft)、亚马逊(Amazon)、英特尔(Intel)、KT等韩国国内外15家全球企业共同召开了。 参与的企业为代表韩国国内外数码专业的相关企业,其中有:亚马逊(Amazon)、思科(CISCO)、惠普(HPE)、英特尔(Intel)、甲骨文(Oracle)、中兴(ZTE)、华为(Huawei)、微软(Microsoft)、KT、Naver、Kakao、友利银行(Wooribank)、怡百购(Interpark)、安博士(Ahn Lab)以及Hancom等15家公司(国外8家、韩国7家)。 本次峰会是2016年2月发表的数码政策5年计划“首尔数码基本计划2020”中的一环,为了跨越成为“世界数码首都”,强化与全球企业的战略合作关系而举办的。 第1部分——“智慧城市(Smart City)”,针对物联网、大数据等为实现最先进的智能城市的合作事业;第2部分——“数位革新(Digital Innovation)”,集中讨论了以数码为基础的搞活经济、旅游、交通便利、提高行政效率等社会革新相关事宜。 主要合作事业有:首尔全境物联网生活实验室及物联网培育中心协同合作、针对物联网•金融科技等韩国国内创投企业的支援•教育、公共数据的开放合作、支援云端服务、智能停车•自行车•旅游服务、以数码为基础的个体工商业户销路支援等。另外,还探讨了营造数码领域制造•服务相关创投企业及非盈利团体可共同成长的生态环境及相关合作方案。 首尔市计划仔细研讨及开展本次峰会上讨论过的合作•提议事业,通过数码政策协调会议(首尔市长主持),将实施具体事项。 另外,首尔市计划从明年开始将定为每年举行的例行会议,与全球数码企业相聚首尔,共享各自的能力与经验,让峰会成为首尔市与全球企业维持相互合作关系的纽带。 首尔市将以全球数码企业坚固的合作关系为基础,为了将首尔打造成领先全球的世界数码首都的地位,为了成功举办本次首尔数码峰会而付出最大的努力。
首尔市长朴元淳,发表世运商业集群再生事业——“重新·世运”项目

2016/02/15

首尔市长朴元淳,发表世运商业集群再生事业——“重新·世运”项目

❍ 日期:2016年1月28日(周四)10:00~11:30 ❍ 地点:世运商业街中庭 大家好,很高兴能够见到大家。 感谢大家冒着外面寒冷的天气,为了重塑世运商业街来到现场。 去年11月,虽然已经在这里见过大家,不过今天可以跟在座的居民们一同宣布世运商业街再生项目的开工,就这一点来说真的更具意义。 达沃斯论坛——第四次工业革命与城市再生 上周我参加了在瑞士举办的达沃斯论坛。在那里与全球的领导者们一起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主题,讨论了一些有关工业革命与城市开发方面的事宜。 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及城市开发相关领导人会议”与“城市灵魂”为主题的讨论中,我举了首尔的例子来说明,为了城市改造不一定要进行全面的拆建,而是可以运用原有的基础设施,提出了可以在保留历史和环境的情况下进行城市再生。同时,也从全世界的专家们那里得到了很多非常有用的信息。在那段时间里,让我更加坚定了对首尔市以人为本的城市发展理念和城市再生项目的信心。 还有在今天,我想谨记着“世运”的含义,在这个世运商业街与各位一起踏上首尔型城市再生的第一步。 今天,世运商业街将被开始重塑。在70年代,如果说世运商业街是引领韩国和首尔“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要览。那么从今天开始,世运商业街将成为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中心。 与居民们一起进行的“首尔型城市再生项目”将使世运焕发新生。 世运商业街的诞生: 1970年代 在座的年轻记者们当中,有人以前也来过世运商业街吗? 我在年轻的时候经常来到这里买电子产品与唱片。 1972年完工的世运商业街与其“世上的气运”(韩文的气运指能量)的名称一样,曾经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 世运商业街的繁华:1980年代电子产业的圣地 那个时代世运商业街被称为“电子圣地”。甚至有话说“只靠世运商业街的技术就足以造出一架坦克。”,是一个技术非常发达的地方。 世运商业街的衰退:1990年代之后陷入低潮状态——世运商业街的现实 但是在我当选市长以后再次来访的时候,很可惜,世运商业街成了一个直接受到大规模拆迁所带来的弊害的地区,也成了首尔市区内最落后的地方。 原本整个地区都是巨大工厂的这个地方,现在光是维持命脉就已经很困难了,因为75%以上的店家的营业额大幅减少了。 #8_开发计划的变化:但朴元淳承诺一定实现诺言 在我当选首尔市长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已经开始不断努力想要复兴世运商业街,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开发计划有了变化。 结果导致期待着开发的居民们,渐渐的觉得不安,甚至不再相信这个计划。 我作为市长,对于长期以来让居民们痛苦深表愧疚。 但是各位,大家不需要再担心了。今天的这个场合就是为了告诉大家,计划已经开始,并且再次承诺,计划必成为现实。 2015年世运商业街再生事业推进过程 2015年2月24日,自发表世运商业街再生事业的一年里,我们做了许多准备。 用心行政:与居民沟通,收集意见 行政先要从了解市民的内心开始,所以世运商业街再生事业也从聆听长期以来处在不安与痛苦之中,一直坚守着世运商业街的每位居民的意见开始。 24小时运营的沟通室,为了聆听每位居民多样的意见而做了不懈努力。为了能够更贴近、更仔细倾听每一位的话语而进行了肖像画采访,现今绿带公园所造的肖像画柱子就是听取各位居民的意见而彩绘的。 各位居民所给的宝贵意见都反映在了设计大众空间上。 虽然通过去年6月的国际募集选定了作品,但是各位居民才是即将介绍的世运商业街的新面目的设计者。 收集专家意见 为了给世运商业街准备合适的再生方案真的苦恼了很多。 在文化艺术、建筑、产业等多方面组建了由最高专家组成的咨询团和论坛。 在BBP(Beyond Big Plans)国际大会上,提出了海外城市再生专家亲自探访世运商业街后所找到的解决方法。 市民参与活动:将世运商业街作为素材的实验性节目 让更多市民来访世运商业街也是很重要的,是吧?因此举办了将世运商业街的特殊性作为题材的活动。 世运商业街变成最为有特色的时装秀舞台,也举办了可以回忆7080的时光旅行。 也有年轻创作家展示的许多以世运商业街资源为题材的作品。 世运商业街回响着希望的声音 如此的努力让世运商业街响起了希望的声音,在过去一年里准备世运商业街再生事业时,见到的许多人都说 想要将世运商业街的健在展现出来。 得将世运商业街所拥有的产业潜力给激发出来。 希望世运商业街能找回原有的活力。 #15-建立新的计划 首尔市曾怀揣着许多人的期待与希望,为世运商业街的再生而寻求正确的方向。 跟随着从“拆除与再开发”转变为“再生”的城市开发模式的世界趋势。 将原本的方式改向为尊重居民的生活方式,地区的环境与历史文化价值的流向。 即保存着世运商业街地区的历史性及其价值,更加充满活力的再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