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5] 市长演讲

A A
  • 让我们一起创造 新的历史、新的未来吧!

  • SMG 414
    image_pdfimage_print

    早稻田大学 演讲

    日期 2015年 2月 1日 | 地点 日本早稻田大学

    大家好!很高兴见到大家,我是首尔市长朴元淳。演讲之前,请让我为被IS武装分子牺牲的后藤健二和汤川遥菜祈祷冥福。我与日本国民一样感到震惊和悲痛,在此表示深深的安慰。我这次以“城市安全”为题访问了日本,今后将在恐怖对策上城市之前互相协助,为了维护市民的安全而竭尽全力。

    2015年是光复与战后70周年、日韩建交50周年,今年的第一次海外巡访能来到日本我觉得意义非常深刻。最重要的是,能站在日本一流名门大学—早稻田大学学生和东京市民面前,我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

    早稻田大学是日本传统名门大学。这里培养出了海部俊树总理大臣、小渊惠三总理大臣、森喜朗总理大臣等7名日本总理大臣,还有众多企业的最高经营者,以及在韩国也拥有众多粉丝的“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等,是名副其实的政治、经济、学问和知性的象牙塔。

    我以前也参观过早稻田大学。从2000年9月到11月的3个月期间我有幸体验日本的市民社会,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地方之一就是这里,早稻田大学。当时早稻田大学的悠久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浓厚的学习氛围让我记忆犹新,拥有500多万卷藏书的图书馆的威严让我惊叹不已。当时作为韩国的一名市民运动家,站在超越国家和国境追求普遍价值规范的市民运动家的视角,为了学习日本和日本市民社会走遍了日本的各个角落。对于当时所遇日本和日本人的感想和采访日本社会的成果编成书在日本和韩国出版过。

    日本的诸多政治家和市民团体活动家、以及市民所给我的印象,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描述的话,那就是真挚和感动。我在日本社会发现的是活生生的地区社会和地区运动,个人的良知和努力、贡献汇集起来构成了坚固的共同体,这不同于西方社会以法律为基础的公共社会。基于个人和集体诚实性的传统和协同充满了活力。

    尤其是以彻底的地方分权为基础,从细微的变化促进大发展的日本市民社会的活动和市民力量为我的市民社会运动提供了很大的灵感。

    在日本,有一个最常用的话就是“造村”吧?打造健康而充满活力的共同体、地区社会的“造村运动”着实让我羡慕不已。

    各位朋友,我作为韩国地方自治团体长,是非常罕见的熟悉日本的市长。因为以前经常访问日本,而且为了进行采访走遍了全日本,所以对日本非常了解。大家从那个图中就能看出来,说走遍了全日本也并非言过其实吧?

    现在也一样,我来日本就像从首尔的一个地方坐公交车去另一个地方,心里觉得特别轻松。首尔和东京之间的距离只有两个小时,所以比在韩国或日本国内的地区间移动距离更近。韩国和日本、首尔和东京在时间或空间上是非常近的,在情绪上也一样吧?是吗?

    日本有句俗话叫:“遠くの親戚より近くの他人(远亲不如近邻)”,韩国也有一样的俗话叫:“먼 친척보다 가까운 이웃이 낫다”。韩国和日本真是近邻,“近亲”之间。但是,这个亲近中也有爱憎恩怨的关系。曾经上演过历史悲剧,俨然存在着应该直面的历史和需要解决的历史问题。

    但是,韩国和日本在1500多年的岁月里有着互相交流、合作的历史和传播·传授各种思想和文物并互相学习的共同发展的历史。我们还成功地共同举办了2002年日韩世界杯。

    相貌也相似,生活和体系、法律也相似。世界人几乎分辨不出韩国人和日本人。还面临着相似的问题。老龄化、低生育率、青年失业、城市再生、能源等问题是韩国和日本共同具有的,也是需要共同克服的现实问题。

    我认为,21世纪是地球成为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如果在很多地方相似的韩国和日本以开放的心态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必定会开创新的历史、新的未来。

    面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在为能源和环境的路上解决共同的城市问题,在准备未来新产业的道路上同舟共济、凝聚力量就会让新的历史、新的未来展现在我们面前。那条路的出发点就是“城市外交”。

    21世纪是地区和地区(local to local)、人与人(people to people)的时代。跨越国境的小小实践汇聚在一起就能找到解决国家和外交难题的头绪。

    去年7月,舛添要一东京都知事访问首尔是开启国家间城市外交新篇章的具有象征意义的访问。韩国的媒体也对舛添要一知事的访韩大书特书,表示了极大的关注。而且,舛添要一知事的访韩不仅具有象征意义,对加强首尔与东京之间的交流事业和关系起到了实质性作用。

    共同开展城市安全灾难救助活动,积极开展旅游、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共同应对大气改善和气候环境问题等,与过去的任何时候相比,都有更为积极而活跃的沟通和交流。这种脱离排他性国家利益,而在城市、市民之间进行的多层面的联合与合作,终将会成为解决国家间矛盾和问题的出发点。

    为此,最为重要的无非是互相之间的“沟通”。我把亚里斯多德说的“人是社会的动物”这句话理解成两种意思。

    就是说,人既是沟通的动物,又是合作的动物。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也说过,“就像两只腿和两双手一样,我们为了合作而生”,人类是沟通和合作的社会性动物。所以,今天我通过演讲主题“沟通的力量,首尔市新的沟通市政和城市外交”,结合我的人生路程和首尔市的政策事例等,讲一讲生活在21世纪都市时代的我们该如何解决城市问题、沟通和合作为什么重要、沟通和合作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同时,将与大家分析和讨论国际化时代城市外交的方向和日韩之间城市外交的新探索。

    朋友们,现在世界的城市化进程在急剧加速。据联合国调查,如今全世界有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到2050年,这个数据会达到70%。预计2020年人口超过一千万的城市会增加12座。

    人们为了更好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而聚集到城市里,随着人口的剧增,城市发展为更具创意的、值得开发的枢纽,而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也是通过城市得以实现的。

    但是城市的经济富裕背后隐藏着诸多挑战和问题,如贫困、空气污染、环境、能源、居住、交通、犯罪、就业等。如今我们共同面临的各种全球性问题都来自城市,所以城市应该是变化的主体。

    有一千万人口的首尔也面临着各种挑战和问题。众所周知,韩国是世界上比较罕见的高速发展、迅速成长的城市。短时间内实现了工业化和民主化,又创造了“汉江的奇迹”。其典型的城市就是韩国的首都-首尔。

    1950年韩国战争刚结束时首尔处于极其恶劣的环境中。当时,道路和上下水道极度缺乏,而且不卫生,还流行各种传染病。当时人均GNP约为82美元左右,失业率也非常高。但是,30年后的今天首尔发展为世界先进城市。通过首尔市政10年计划、首尔城市基本规划等,在政府和民间专家主导的运营体系下首尔迅速而有效地实现了城市化发展,在构筑基础设施和城市扩建上也获得了成功。

    然而高速发展的光辉成果背后隐藏着很多问题。例如,地区发展不均衡、不同阶层之间的矛盾、城市乱开发和环境污染等都是当前的弊病。

    而且,还存在安全、福利、教育、保育、失业、两极化、能源、自杀、超老龄化、低生育率、犯罪等众多问题。那么,首尔市正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

    三年前就任首尔市长时我心里想:“与人有关的所有问题只有人才能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问题需要我们在一起寻求方法,共同解决。

    所以我就任首尔市长时打出“市民就是市长”的标语,宣布“要成为改变市民生活的市长。”我正在以此为原则和市民合作治理,将市政工作进行改革。通过首尔市与市民、专家、企业等组成管理体系,由民、官、企业齐心协力、共同解决问题。

    “革新”也是首尔市政工作的重要原则。我刚上任首尔市长就作为韩国地方政府首次开设“首尔革新企划馆”力求实现行政革新,并设立了“矛盾调解员”职务,以求调解一千万市民的矛盾。

    行政革新的核心就是实现“市民就是市长”的标语。所以首尔市所有的行政革新归根结底就是与市民共同期待、共同打造、共同分享,打造共同幸福生活的特别市。在这个层面上,首尔市正在根本性转变行政模式。脱离了厚重的官僚主义形式和纸上谈兵式的空泛行政,正在开展以市民为主的市政、以市民为市长的市政、现场主义市政工作。这就是所谓的“元淳风格”的首尔市沟通行政。那么,首尔市的沟通行政是如何开展的呢?

    想要沟通,首先要学会倾听。所以,首尔市经常举办“以听代厅”的“政策讨论会”,倾听市民的声音。有需要解决的问题或制定政策时会邀请市民倾听市民的意见。而且,通过仔细反馈和研究市民的意见来制定“政策”。

    自从就任以来到今年1月,有一万两千多名市民参与了“雾霾对应方案”等共90次政策讨论会,这些参与直接关系到首尔市的政策。首尔市还与专家共同研究重要问题,这样会使首尔市政策更加专业化,并且听取反对意见,成为公众讨论的空间。

    俗话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在现场直接与市民面对面倾听市民的声音也是非常重要的市政工作原则。我就任首尔市长以后为了解决基层问题,亲自在现场开设“现场市长室”,访问现场共计120多次。一开始到现场时,也遭到了市民的抵制和谩骂,但是我持续倾听他们的意见,并一起探索解决方案,后来反而有人说自己是“市长的粉丝”。我认为到基层、现场就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我认为“答案就在现场”。

    首尔市通过公开和分享所有信息,提高市政工作的透明度并加强了责任感,以实现了行政革新。

    开放数据广场的3,672个数据库、行政信息公开自动系统里的351万多个行政信息是任何首尔市民都可以阅览和利用的,成为了崭新的信息价值创造空间。

    如今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运用智能手机的在线交流也有很多方式。SNS革新行政开启了高速、光速时代。我作为市长在 SNS 上的粉丝包括推特的100万名已经超过了150万名。我的SNS已经成为了世界所有市民共同讨论的空间。这里有我的粉丝吗?如果申请粉丝的话我会立即接受。

    2012年的某一天,我的推特上发来了这样的文章。“尊敬的首尔市长,我是在首尔市内巴士○○公司工作的员工。○○公司现在还经常拖欠员工的工资,所以员工们的日子非常难过。请您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把这个内容转给了首尔市交通本部。

    四天之后我的推特里传来了他的消息:“朴元淳市长,太感谢您了。拖欠的工资昨天进账了。300多名员工都在感谢您呢。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解决,这次儿童节我也能当孩子们的好爸爸了。”各位朋友,首尔现在就是这么做市政工作的。

    不只是这些。“市长,地铁站轮椅升降机出故障了”、“我家门前的人行道破裂了,走路不方便。”“食物垃圾桶的臭味太厉害了。”我听到这些市民的声音以后,会立即发送给首尔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市民的唠叨、不满最后都变成笑声了。

    还有这样的消息,就是“我现在有点被感动了。小学前面的公共电话亭特别危险,有几年被搁置不管,我把它拍照发给首尔市长了,两个星期以后就拆除了。我心想‘不是因为我吧?’,没想到今天来了答复!就是因为我!哇塞,我的建议还能改变世界!”“市长,真是太感谢您了。没想到我的小小声音还能反映到市政工作上。感觉我好像成为市长了。”每次收到市民发来的这些消息,我虽身心疲惫,却总觉得“多亏当了首尔市长。”市民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首尔市通过与市民之间进行交流的“合作治理”和“革新”,逐步实现“首尔梦”并解决城市的各个问题。我经常挂在嘴边的“合作治理”和“革新”其实就是实现“首尔梦”的两个翅膀。

    积极应对能源环境问题的“减一核电站”事业就是通过与市民一起交流和合作得到的成果。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引起了人们对可持续能源的关注,同一年发生的循环停电事故警告人们地方生产的电力如果不及时输送到城市,就会对整个城市造成混乱,促使首尔市对真正有效的能源政策进行探讨。

    首尔市与市民一起思考克服能源危机的方法,共同研究和讨论如何才能节省能源,如何使用环保型能源来代替化石燃料。

    原先都认为不可能实现的“减一核电站”事业就这么诞生了。这个事业的目标是将核电站1期发电量减少200万TOE。以能源生产、效率化、节省三大要素为中心,给未来的下一代准备的最好的礼物“减一核电站”是将不可能转变为可能,由信任和责任心成就的重大事件。

    市民在家庭和学校安装太阳能,积极参与“阳光发电站”建设活动。作为节省能源的一个环节“环保积分”吸引170万人(累计)加入,在家庭、学校、工作单位的生活中实现了能源节省。我们未来的新一代-儿童、青少年也成为能源守护天使,走在了节省能源队伍的前列。为了让地球休息,很多市民在每月22日参与1个小时的“幸福熄灯”活动。从此以后市民意识发生了变化,参与度也提高了。真正体现了“积水成渊”的意义。

    据评价,“减一核电站”事业在地方政府受限的情况下,仍然通过制度改善和具有独创意义的事业,展示了地区能源政策的成功模式。

    2014年6月,在市民的积极参与下,比原先计划提前6个月实现了200万TOE节省目标。深信“万事皆能”的热情让首尔逐步实现能源自立城市的梦想。

    通过一系列的努力,首尔终于获得了UN公共行政奖、WGBC(World Green Building Council)气候变化领导能力奖,还获得了世界自然基金(WWF)授予的奖状,最近还荣获了C40-西门子城市气候领导能力“太阳光领域”奖状。于是,全世界的目光聚到首尔市的减一核电站事业上,这些奖项就是为纪念该事业而颁发的。该事业通过制度改善和独创性,成为了地方能源政策的成功典范。

    “减一核电站”事业目前已成为国内其他地方政府、世界国际机构和其他城市的模范。首尔市为了从“能源消费城市”转换为“能源自立城市”,即将开始“减一核电站”的第二阶段。如果“减一核电站”第二阶段成功,首尔的电力自足率将提升至20%,节省400万TOE的能源,减少1000万吨温室气体。大城市对能源和环境的责任会将我们的社会引领到有可持续发展性的未来之路。也是将我们从下一代借用的地球安然无恙的还给下一代的唯一道路。

    除此之外,首尔市还携手市民共同开展“小区共同体”、“共享城市”、“城市再生”等诸多政策性项目。这些政策能解决首尔这个大城市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将首尔市转换为让大家共同幸福生活、具有可持续发展性的未来之都。

    各位朋友,下面就让我们一起看一下首尔到底是如何变化的吧。(视频)是的,首尔现在就是这样运营和改变的。

    这些事都是由首尔市政府和市民一起办成的。通过沟通和参与共同进行“合作治理”,并由此产生“革新”,引领首尔市的变化。今后“革新”仍会是变化的动力,“合作治理”将成为统一的基石。

    通过这些努力,首尔在日本森纪念财团(Mori Memorial Foundation)发布的全球城市实力指数(Global Power City Index)中连续三年获得了世界城市竞争力排名第六。还在世界电子政府排名中荣获第一,在旅游领域连续三年被评为会展五大城市之一、连续两年被评为最佳国际商务城市。每年访问首尔的游客数已经超过1000万人次。今天,首尔已经成为全世界人访问的国际化城市。首尔市的优秀行政范例已经出口到21个国家的22个城市,吸引世界诸多国家和城市关注首尔。

    朋友们,现在世界已经进入了城市的时代。超越国家间的交流,正在专注于城市与城市、地区与地区、人与人之间的实质性交流。在这个全球命运共同体时代,城市的问题已经超越国家、城市。如今困扰着首尔、纽约、北京、东京的问题是所有城市和国家的全世界人共同面临,且需要我们共同解决的全球性问题。

    例如,首尔和北京正在共同应对气候与大气问题。去年9月,首尔、北京、东京等13个城市代表们聚在一纽约,共同制定各城市大气污染缩减目标,并发表共同宣言,表示将共同合作应对,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地方政府网ICLEI在86个国家拥有1000多个会员城市和会员性地方政府,是全世界气候环境领域规模最大的地方政府合作网,共同合作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并努力验证了城市的问题应该由城市和地方政府主导解决。今年的“ICLEI世界大会”将于4月份在首尔举行,“ICLEI首尔大会”将成为加强城市间国际气候变化合作体系的契机。

    有一句话叫做“总统讲原则,市长捡垃圾”,现在城市问题应该由城市来主导解决。前纽约市长菲奥雷洛·H·拉瓜迪亚(Fiorello LaGuardia)曾说过“解决下水道问题是不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这句话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因为,城市问题超越理念或政治见解,是为市民的生活选择最贴切实际的,以最实用的方法解决问题。

    现在韩国和日本的城市也要开启新的合作时代。从国家到城市,从国民到市民,从政治到经济、社会、文化,都要不断拓宽范围。尤其,今年是光复70周年,日韩邦交正常化50周年,所以是意义非常深刻的一年。今天,我们要打开走进新时代的崭新大门。

    但是,现在日韩两国的国家关系正在经历重重困难。东亚政局也没有跨越过去历史的阻碍。道路阻隔,桥梁坍塌。韩国和日本要直面现实,真诚地反思过去,树立面向未来的共同愿景和方向,勇往直前。

    有人说“韩国和日本人都戴着扩大镜、折射镜、有色眼镜看着对方,所以无法客观看待对方。”只有摈弃这三种眼镜,才能客观地看待并了解对方,反思过去并直面现实、走向未来,我们才不会重蹈历史的错误和不幸。只要有人怀着这个梦想,共同付诸实践,就完全有可能实现。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通过欧洲煤钢共同体(ECSC)而奠定欧洲一体化基础的罗伯特·舒曼(法语:Robert Schuman)与让·莫内(Jean Monnet)的道路值得人们深思。

    法国和德国在二战时期是敌对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愤怒和憎恨的历史所导致的冷战关系通过法国外务部长罗伯特·舒曼和外交官让·莫内得以疏通。在欧洲支撑二次世界大战的核心资源是煤炭和钢铁,而将煤炭和钢铁置于共同生产和管理之下的建议促进了1951年4月欧洲煤钢共同体的成立。并且德国和法国之间资源共同管理体系-欧洲煤钢共同体也成为了欧洲统一的基石。

    三年后的1954年,两国签订《巴黎协定》处理了战后问题,1963年法国总统戴高乐和德国总理康拉德·阿登纳签订的《爱丽舍条约》使德国和法国完全走向和解之路。法国和德国历史和解的出发点在于双方共享经济利益。经济合作成为根基,历史和解成为枝叶,盛开了和平与繁荣之花,终于结成欧盟(EU)这个统一的果实。

    我们要谨记德国的“记忆、责任、未来”财团是如何成立的。德国已经对与二次大战相关的战胜国,以及以色列、波兰等受害国支付了国家赔偿金。

    但是,2000年德国政府和德国企业为了给战争受害者赔偿而筹资100亿马克(约合389亿4764万元人民币)成立了“记忆、责任、未来”财团。其理由就是“从道德责任感和连带感,以及自我尊重感出发,表示明确的人道主义信号”。财团努力为二次大战时被德国政府和德国企业强制征用的受害者给予人道主义赔偿,并治愈受伤的心。因为没有治愈伤口就无法真正和解。

    朋友们,所有的事都是人做的。法国和英国的100年战争,法国和德国、德国和英国、德国和波兰在数世纪的岁月里经历了多年的互相掠夺和残杀。敌对感成为历史,导致互相反目,仇恨代代相传。

    但是现在怎么样?通过真诚的反思和反省、和解宽恕过去,今天和谐相处,面向未来共同发展。让韩国、日本、中国等东北亚所有国民都能幸福生活,让全亚洲人都能永远和平共同繁荣,难道我们就不能有这样美好的梦想吗?今天在座的各位,我们一定会实现的。希望年轻、引领未来的各位朋友成为这个梦想的主人公。

    我认为韩国和日本、首尔和东京也能完全实现。只有真正的反思与和解,才能找到同行之路,只有在解决问题的沟通与合作的道路上,才能有和平繁荣之花朵盛开。

    在此我建议。脱离首尔和北京、首尔和东京的双边关系,重新开展北京-首尔-东京三方合作的 BeSeTo合约,共同开启“新BeSeTo- Triangle”体制。反思过去,齐心协力走向未来。让我们一起寻找共同的城市问题、老龄化低生育、能源、气候、城市再生等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案,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之路吧。

    去年12月在首尔举行的“中日韩智囊团俱乐部”为重建 BeSeTo贡献了一臂之力。今后如果构筑了更加坚固稳定的“新BeSeTo- Triangle”体制的话,北京-首尔-东京就能成为保持东亚永远和平和共同繁荣的坚固铁三角。

    各位朋友,人们都说“最可口的菜肴是交流(鯛も一人で食べればうまくなし)。”我想,大家一起沟通、一起交流、一起合作时,我们才能创造新希望和美好的未来。日本有这样一句俗语:“一个人的百步,不如一百人的一步(一人の百歩より百人の一歩)”。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正是:“凝聚共同的梦想,就会成为现实。”

    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的子孙要生活在没有战争和恐怖威胁的国家,我们要为后代开启一片可以在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展翅翱翔的美好蓝天。不能给下一代留下重重的包袱。我希望下一代人不要重蹈覆辙,让我们一起凝聚智慧吧。

    请各位朋友们一同参与!我期待今天我们的相见和沟通能够促进韩国和日本、首尔和东京,乃至全东亚走向共同幸福和繁荣之路。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