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5] 市长演讲

A A
  • 真正的地方自治是促进新的成长、 提高国家竞争力的力量

  • SMG 296
    image_pdfimage_print

    自治分权和地方财政扩充战略研讨会主旨演讲

    时间 2015年 4月 20日 | 地点 国会图书馆

    大家好!见到大家很高兴。我是首尔市长朴元淳。

    民选地方自治20年来临之际,有机会关于“地方分权和地方财政扩充战略”和大家交换意见,我觉得意义非常深刻。在此向关心并准备这次活动的首尔研究院金秀贤院长、韩国地方自治法学会金东健会长、韩国地方财政学会李三株会长等相关人士致以深深的谢意。同时,深深地感谢在今天研讨会中进行发表和讨论的学界专家老师。

    我相信各位的高见今后将对地方自治的成长和发展贡献一臂之力。

    城市的时代-地方的时代
    今年4月8日在首尔举行了举世瞩目的国家活动。那就是为期五天的世界城市气候环境大会-ICLEI。全世界87个国家1200多个城市和地方政府的2000多名市长团参加,历代规模最大的活动。我作为ICLEI会长主持了此次首尔大会。尤其是,通过并发表旨在减排温室气体和防止地球温室化的9大实践事项的“首尔宣言文”,是此次活动的高潮。世界城市和地方政府作为主体达成协议共同打造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地球,这是实现城市与城市之间联合治理的巨大成果。

    世界正在走向城市化的时代、地方化的时代。跨越国家与国家间的边界,专注于城市与城市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实质性交流和沟通、合作的时代已经来临。世界知名学者们也在强调世界发展主流,即城市和地方政府的重要性。世界著名社会学家本雅明-巴伯(Benjamin Barber)留下了一句名言。“总统讲原则,市长捡垃圾”。他在《兴起的城市,没落的国家》这本书里主张,在城市问题成为世界问题的时代里,城市的问题应该由城市和地方政府主导解决。未来学者艾尔文·托夫勒也主张“地方分权是未来政治秩序”。

    在世界化、城市化时代里,真正的地方分权正在成为世界主要城市解决各种城市问题的中枢。我们的近邻-日本过去通过国家的法律严格控制了自治组织权。但是从2003年以后通过修订地方自治法,以法律条例委任组织编制权,从而认可了全面的自治组织权。结果,可以按照地区特点来自行运营组织,从而加强了国家竞争力。但是如今我们大韩民国的现实是什么样的呢?

    “成年”的地方自治-有明暗两个面孔
    今年是自1995年第一届全国同时地方选举复活以来正式开启地方自治时代满20年的一年。地方自治已经到了“成年”的年龄。但是我们的地方自治仍然是隶属于中央政府的“未成年”水平。民间有句话说:“大韩民国不是地方自治国家,而是‘中央自治国家’”。由于财政和事务占到20%,所以还出现了“两分自治”这种讽刺的话。可以说,这些话真实地体现了如今韩国地方自治的现状。

    更重要的是,世界大城市和地方政府为了招引企业,关于无偿提供土地或扩充地区基础设施、减免法人税、创造就业岗位等提出了相应的补贴条件,并进行协商将其贯彻到底。但是韩国的地方政府是怎样的呢?是不能做任何承诺和保证的软弱无力的政府。因为一切都由中央政府管理。

    当然,在过去20年的地方自治历史中,市民已经成为社区的主人,为市民的行政服务实现了质和量的提升,还获得了与市民协同治理的意义较大的成果。

    首尔市也在“市民即为市长”的旗帜下,在民选5期和6期的过程中获得了与市民沟通、合作、参与的市政工作成果,为绽放地方自治之花付出了努力。

    在中小学全面实施了环保无偿伙食,制定了首尔市立大学的半价学费政策等所有首尔市民都能公平享受的“首尔市民福利标准”。还实施了包括首尔市民福利标准的102项事业和首尔型基础保障制度、以及将非正式员工转换为正式员工的员工转正、患者安心医院项目,增建了300家国公立托儿所。为应对老龄化社会,而为婴儿潮一代提供支援开设“人生第二春”支援中心等,在首尔各地实施了具有首尔特色的首尔型政策。

    如此,地方政府主动确保自律权才能提供符合地区实情且市民能切身感受的的行政服务。所以,为了韩国的持续成长和发展,并应对各种行政需求,必须实现真正的地方自治,这样才能提高国家竞争力。

    首尔市等各个地区正在开展具有特色的政策,但是尽管地方政府付出了这些努力,韩国要实现真正的地方自治,还需克服诸多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国税和地方税的分配结构没有变化是一件令人遗憾的现实。基础年金、基础保障领取人制度的改编等福利需求正在急剧增加,但是只用地方自治团体的税收来解决福利财政支出,这本来效果就是有限的。我们看一看首尔市的情况。社会福利预算的86%、女性家族预算的68%是代办国家事业的福利政策(公费、市费)。因此,首尔市开展首尔所需的福利政策是有一定难度的。还有,社会福利预算中74%是基础保障、基础年金、残疾人补助等,是中央政府管理的公共补助及社会保险相关预算。

    随着国库补助金比重的增加,对政府的依赖也越来越严重了。事实上,需要承担一部分财政的国库补助事业从2007年的32兆韩元增加到2014年的61兆韩元,增加了将近两倍。由于国家补助事业的增加,就连首尔市分配事业也难以承担。无偿保育、基础年金等国家基础公共服务以国家财政收入为基础由中央政府全权负责,地方基础性可自由分配的服务以地方财政收入为基础,由地方政府全权负责,需要对福利工作进行重新分配的理由就在于此。

    目前,组织运营权受到了一定限制,地方政府的领导不能根据地方政府的现实和实际情况顺利行使组织运营权。这对于提前并有效应对经济、再生、安全、福利等各种行政需求和国政课题有很多困难。组织运营的自律权也将成为体现真正的地方自治的关键。

    模式大转换-分权型国家经营将开启新的未来。

    现在,地方自治和分权是时代性课题,又是我们的社会应该前进的方向。而且,自治分权不能由一个主体来主导。需要由“中央和地方”、“地方和地方”齐心协力解决,是在国民的关心和支持下需要共同讨论的社会话题。

    中央政府也回顾并诊断地方自治20年历史等做出了各种努力,并发表了包括地方自治主要课题的“地方自治发展综合计划”。当然,满足地方政府和相关学界、市民团体的所有期待还是比较困难的。按照各自的立场和见解,所面临的课题也会有所不同。然而,在通过扩充地方财政来扩大自主财政支出,以及扩大自治组织权及自治立法权等共同课题上表示认同是一件值得肯定的变化。但是,如果不想让这些只停留于“计划”,就应该用行动来证明,应该付诸实践。

    现在,要为地方政府的发展,以及整个国家的持续发展和新的成长,乃至为了在国际社会里确保国家竞争力,而要转换国家经营模式。我们的未来在“分权型”国家经营模式里。“真正的地方自治”之路关系着城市竞争力、国家竞争力。共赢和自治的道路关系着新的成长动力。

    市民幸福,城市才会幸福。城市幸福,国家才会幸福。我们不能忘了这个简单明了的真理。

    我希望今天的研讨会能成为开启真正的分权型国家经营之路、真正的地方自治之路的出发点。希望迎来民选自治20年的2015年成为开启崭新地方自治时代的历史转折点。首尔市也会参与其中。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