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5 —— 生活在“自律监狱”里的人们

    SMG
  •         有人说这里是“自律监狱”,

            有人说这里是“阳间的棺材”,

            听着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这个地方是哪里呢?

            它就是叫做考试院的住所(不,是准住所、非住所)。

            在希望研究所工作的时候到选举期间,还有去年11月份,我曾经亲自去过几次考试院。在2月14日就我所提议的考试院租金减半政策,听取了在那儿居住的人们和专家们的意见。

             3平米多一点的房间,躺着连翻身的地方都没有,享受阳光是奢望。

            房间之间的隔板只有1.5厘米厚,说话声、音乐声、甚至连放屁声都无法容纳。一个卫生间20人一起用,由于物价上涨,有的地方现在连饭和汤都不供应了。很多人为生活在考试院而感到羞耻,他们与家人、朋友都断绝了来往,隐姓埋名生活在那里。

            本来是用来学习的考试院,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临时工、无业游民、失业者和外国劳工等当今社会生活最困难的人们居住的地方。对于手头连几百万韩元的保证金都没有的人们来说,这里是最现实的居住地。还有一些人连每个月30万韩元的租金都支付不起,在更恶劣的桑拿房、漫画屋、隔断房、旅店、网吧里生活。这样的人在首尔已超过10万名。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发生时,在急剧扩张的城市里完全被忽视的城市贫民的生活,在21世纪的首尔仍然存在着。

            我年轻的时候,有1年多的时间也是在读书室(带有个人房间的自习室)度过的。那时我从乡下来到首尔,正是没有找到合适住处的困难时期,那时我的愿望就是能躺在地板上睡一觉。如果那时能保证好的睡眠的话,个子也许会比现在长得高一些。尽管我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我又怎能完全体会在考试院生活的贫困人口的生活呢?我只是能隐约推测出在那么狭窄、阴暗的房间里所感受到的对生活的绝望。

            其实,此次考试院租金减半政策研讨会筹备过程中我也有过这样的担心。好多人轻易找不到脱离这种考试院生活的出口,也已经习惯了陷入绝望的生活,我们到底如何给他们带来希望呢?

            但是当我进入筹备政策研讨会的首尔永登浦洞考试院租金减半办公楼里的时候,我的担心一下子消失了。

            “我们试试看吧!会有答案的!一起去吧!一起生活吧!”

             在墙上挂着这样的字迹。他们团体的名字叫“试试看吧”。另外,还有一个团体也支援贫困人口居住问题,就是名叫“萤光”的工伤患者团体。取名来源于在清净地区点亮黑暗的荧光的意思。

            听到这些是否一下子感到希望和自救的意念了?

            我也如此。

            就像这个名字一样,有很多好的建议。非盈利考试院、全租考试院,还有朴智星(韩国足球明星,常做捐赠)考试院、金长勳(韩国有名歌手,著名于捐赠活动)考试院等接受捐赠等方法……克服自身绝望的想象力和好主意像池塘里的水一样涌了出来。

            无论首尔市想怎么做好,自己没有自立的意志和热情的话,政策可能会事与愿违。现在,在考试院生活的人们之间也组成各种团体,自主地找工作,思考对策,是多么让人心安呀!其中还有不善言谈,用书法写出“我们试试看吧”字迹的Kim Sang-Seok先生,让我看到后很有共鸣。

             “他们认为政府和民众已经彻底放弃了贫困人群,对未来越来越失去希望,最终陷入绝望的深渊,酿成悲惨的人生。政府和民众的关心就是贫困人们的希望,他们根本不敢奢望被爱。只要他们认为我们没有抛弃他们,我们就能找到希望。租金减半的考试院,对于数百万贫困人口来说,是让他们感到我们没有抛弃他们的第一步。”

             考试院租金减半政策当然不是解决居住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为低收入人群准备廉租房是最好的方法,但这需要时间,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临时对策。这些人如果就这样置之不管的话,不知何时就可能沦落为露宿街头的乞丐。我们是不是应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文章写到快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篇考试院里生活的单亲妈妈,为了担心考试院会因为孩子的哭声将自己赶走,而堵住孩子的嘴导致孩子窒息的报道。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悲剧上演。

            试试看吧!让我们一起试一试!

            只要有像萤光般的希望,就让我们尝试一下吧。

            这个时代的我们大家“共生共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