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希望日记

A A
  • 朴元淳的市政日记3 —— 首尔市文化奖的遗憾

  • SMG 1432
    image_pdfimage_print

    -痛叹不信时代。

            上周五举行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活动。那就是首尔特别市文化奖颁奖典礼。十一位获奖者中包括50多年来专心在话剧舞台和电视屏幕上从事表演的Oh Hyeon-gyeong,通过研究韩国童诗文学史对儿童文学发展做出贡献的Sin Hyeon-deuk,以及对韩国电影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Jeong Il-seong等。

            但我在与这十一位颁奖者面谈并颁奖时,感到非常愧疚。首先是因为给这些做出巨大业绩的人物颁奖太晚了。但另有一件更让我感到歉疚的事情。那就是这个奖项没有一点奖金,只颁发奖牌和奖状而已。天啊,这个奖项居然没有奖金!首尔市颁发的这一著名奖项居然没有奖金!我作为首尔市长深感常意外。

    首尔特别市文化奖60周年及600人        我询问了负责人,得知如果颁发奖金就成为另有企图的捐赠和送礼,因此遭到选举法的禁止。我听了这个解释后更感到头脑混乱。评委会根据公正的评审标准和程序评选出文化人并决定向他们颁奖,而市长只是根据这一决定颁奖而已,我实在不理解这怎么是捐赠和送礼。禁止颁发奖金的前提是以市长有可能一意孤行地把这个奖项授予没有资格的特定个人为前提的。只有评委会听凭市长的摆布,不严格审查公正的评审程序和获奖资格等,只像傀儡一样做出决定时,才能一概禁止颁发奖金。

            但是首尔特别市文化奖并非那么低俗。1949年设立以来,一直授予在解放后贫瘠的环境下,为让文化与艺术绽放奇葩而竭尽全力,在首尔与大韩民国文化界做出丰功伟绩的人们。至今为止共有600多人获奖,其中还包括话剧表演艺术家Park Jeong-ja和韩国最优秀的清唱大师An Suk-seon。

            如此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奖在市长随意运营这一前提下无法颁发奖金。这就是当今不信时代的象征,让我深感痛心。我在颁奖时感到羞愧。即使当今是不信时代,我也对这一现象反映在这种奖项上感到非常惋惜。

            我要在此安慰十一位获奖者。“虽然没有分文奖金,但我要表示一千万首尔市民的心意与感激。其中蕴含了比巨额奖金更深厚的心意,请不要太感到遗憾。”我一定要开创以信赖为基础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