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5] 市长演讲

A A
  • 我们将铭记危险社会面临的挑战和 首尔要前进的道路

  • SMG 307
    image_pdfimage_print

    “乌尔利希·贝克教授追慕活动”追悼词

    日期 2015年3月17日| 地点 新闻中心 国际会议场

    乌尔利希·贝克教授,您走得这么匆忙,我们感到非常惋惜。就像刚要开始学习,却失去了老师一样,心理觉得很失落。耳边似乎依然响着老师那清脆的声音。

    去年夏天,应邀访问首尔时一起讨论了“危险社会面临的挑战和首尔要前进的道路”,那真是切合实际的访问。您在韩国国民因为世越号惨案而陷入悲痛时来到了这里。那时,我们其实都体会到了您所提出的“危险社会”。所以,您说明灾难不断发生的后期近代的时代性质时,虽然不是学者也能轻易理解您的话。

    您说过,要让残酷的世越号惨案升华为市民学习时代、改变时代问题的教训。您预想到近代化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和副作用,并对其进行了反思,强调了要把“灾难性状况”改造为“解放性灾难”。我清楚地知道您所点燃的希望之光,如果没有对人类历史的信赖和对人的爱心是绝对不能发光的。

    您尤其对经历压缩性近代化过程后短时间内成为富国的东亚国家有着很大的兴趣。回想过去的半年,韩国获得了世界任何地方都未曾有过的辉煌的经济发展成果。实现了工业化和政治民主化,并在压缩性近代化取得了成功,通过汉江的奇迹打造了国民收入达3万美元的社会。但是,这又提醒了我们“成功”是“危险”的另一个名字。近代国家成功的历史背后隐藏着很多危险,您的这番话让我们领悟了很多。

    以“危险社会面临的挑战和首尔要前进的道路”为主题进行讨论的过程中,您多次说过:“今后能解决全球问题的主角将是国际城市,在这个过程中首尔会起到重要的作用”。您担心急剧转变为危险社会的东亚国家,谈到了首尔作为国际城市要担负的任务。

    那时,所有国民在世越号惨案前探索摆脱压缩性近代化和只求速度的旧思维模式的道路。老师给我们留下了“反思的近代化”和“文明的蜕变”这样的话题,还承诺对危险社会进行国际比较研究,共同开展首尔项目。

    老师离开首尔以后发生了各种程度的灾难。每次发生灾难,我都想起了老师对危险社会说过的话。按照您的吩咐,为了让首尔作为国际城市来解决亚洲城市问题而加快了各种转变的试图。我们在持续开展“核电站减一运动”,以信赖和反思为基础加强了“社区共同体运动”,为了打造共享与合作的社会而不断付出了努力。最为重要的是,正在毫不动摇地开展老师强调的与市民沟通合作的协同治理的市政工作,以及通过反思进行革新的市政工作。

    乌尔利希·贝克老师,要求“通过发泄式学习实现蜕变”的老师的教导已经成为了遗志。老师没能实现的梦想如今成为了我们要完成的任务。我们会让反思的市民、不扩大危险的生活方式,以及为了解决问题而齐心协力的协同治理的市政不仅成为一个修辞上的语言,会让它散发无限光芒,引领我们的生活。

    你说过国际城市首尔具有比任何城市更加敏锐地感知危机,并解决危机的可能性。我们会铭记这些话,为了让首尔成为东亚的枢纽,为了与市民共同打造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而共同合作。

    我发誓,今后会将老师的梦想转变为我们的梦想。我谨祈祷先生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