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T T

国际交流新闻

  • 当前需要21世纪型全新首尔-莫斯科交流合作模式

  • 国际交流新闻 SMG 0

    Seoullo Autumn Flower Path Mon, Oct. 12 – Fri, Oct. 30, 2020 Between Seoullo Gallery and Hydrangea Observatory

    (1988年首尔奥运会开幕式,苏联代表团进入主赛场,笑容满面地向首尔市民等群众招手示意。苏联的参赛使得首尔奥运会成为了世界人心中难以忘怀的“和平与和谐的奥运会”,同时奠定了首尔-莫斯科于1990年开展交流的基础。)

    “1991年缔结姊妹城市后,首尔-莫斯科间的合作项目”

    首尔和莫斯科于1991年7月缔结姊妹城市。1990年9月30日,韩国和苏联建交。两者仅相隔10个月的时间。俄罗斯是与韩半岛国境接壤的国家,2019年已是韩国的第十大贸易国。1990年,两国往来游客只有3万人次。2019年,这一数字增加了约25倍,达到77万人次。两国间的交易额也从1990年的8亿8千万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223亿4千万美元,增幅约25倍。此外,2019年,三星电子在俄罗斯手机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一(21.1%),现代和起亚汽车在俄罗斯汽车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二(23.1%)。

    韩俄两国建交后,经济交流虽然活跃,但首尔和莫斯科之间仍属于相互“不熟悉的关系”。2016年至2017年进行的两国合作舆论调查结果显示,认为对对方国家“不了解或不关心”的韩国人和俄罗斯人分别达到了55%和66%。1996年4月,首尔-莫斯科签订交流合作项目协议书,又于2004年分别指定“首尔日”和“莫斯科日”,此后积极推进各类合作活动,但大部分为一次性活动。

    实际上,通过某个社会自身的“软实力”,即良好制度、社会价值、充满魅力的文化艺术等,开展外交活动,是一种可以避免对方过度反感并获得好感的外交方法。特别是与国家相比,城市和民间领域更能在此领域发挥优势。因为在国家最高领导人和中央政府主导的对外关系中,大部分应用的是以军事能力和经济能力等“硬国力”为背景的现实主义法则。再过几个月就是2021年,在首尔-莫斯科交流3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俄罗斯驻韩大使馆参赞帕维尔·莱沙科夫 (Pavel Leshakov)与首尔市外国人名誉市长、成均馆大学俄罗斯文化系教授叶卡捷琳娜·波波娃(Yekaterina Popova)进行了座谈,深入探讨两城市间的交流合作方案。

    (左起)俄罗斯驻韩大使馆经济参赞帕维尔·莱沙科夫、首尔市外国人名誉市长叶卡捷琳娜·波波娃、负责主持的圣公会大学社会融合自律学院教授金昌镇。在9月28日“首尔-莫斯科交流30周年策划连载”闭幕座谈会开始前,三人并排站在首尔市厅办公楼前。

    “‘开设首尔俄罗斯文化院’需要市民积极参与”

    莱沙科夫参赞和波波娃教授认为首尔的优势是完备的便利设施、公共交通、安全和为市民举办的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而莫斯科拥有基础科学领域的优秀研究人才,特别是IT企业“Yandex”早在2011年就推出出租车打车移动端应用程序,在第四次工业革命领域占有优势。
    双方可通过扩大突显上述优势的交流获得无限发展可能。但与此同时,莱沙科夫参赞表示,2019年年末,韩国人海外投资额263万美元中,对俄罗斯的投资只占0.5%。那么,打破两国30年互不关注的秘诀是什么?两人均认为最重要的出发点就是激活人与人之间的双向交流。目前已具备充分条件。

    “许多韩国人都觉得海参崴很近,并且心中非常渴望乘坐一次横跨西伯利亚的列车。”(波波娃教授)

    “韩语在俄罗斯非常受欢迎。以往报考莫斯科大学东方学院韩语专业的考生在8人上下,但2019年达到了20人。韩国的受欢迎程度已经接近巅峰。”(莱沙科夫参赞)

    莱沙科夫参赞和波波娃教授认为,为了两国间的交流不仅仅停留在2021年,而是能够在今后一直持续,当务之急是在首尔设立俄罗斯文化院。主持人金昌镇教授也惋惜地表示,莫斯科早在2006年就设立了韩国文化院,并开设有丰富多彩的活动,但直到今天,都未能在首尔开设俄罗斯文化院。
    莱沙科夫参赞介绍称,计划2021年在韩国举办为期一年的“俄罗斯季”,广泛展出俄罗斯引以为傲的文化和艺术,首尔市也需要充分利用这个机会。2019年是韩国三一运动一百周年,“I·SEOUL·U和平使团”访问了海参崴、伊尔库茨克和莫斯科,不但对首尔进行了推介,还通过SNS宣传了含有和平之旅内容的视频。2021年是首尔-莫斯科缔结姊妹城市30周年,希望有机会于秋季在首尔广泛宣传俄罗斯文化。此外,还希望两城市能发起倡议,确保在两城市开展“首尔日”和“莫斯科日”活动并对社会产生一定影响。

    *本文在连载于《首尔&》的《首尔-莫斯科交流30年策划连载》基础上重新编辑而成。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