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3] 市长演讲

A A
  • 守护首尔市民生活的就是各位社会福利岗的公务员

  • SMG 926
    image_pdfimage_print

    为改善社会福利岗公务员条件的听证讨论会

    日期:2013年4月9日
    地点:首尔市厅多功能厅

    我们的福利岗位公务员们能聚在一起,大家高兴吗?能够这样畅所欲言,大家开心吗?一开始还担心没人讲话,结果大家的发言向瀑布一样喷发了出来,看来大家压在心里的事情有很多吧。

    我们的睦荣子(音译)会长从以前开始就让我制造一次像今天这样的机会。所以我遵守了承诺。 今天听到大家的话我非常痛心。在第一线守护首尔市民福利、生活品质与幸福的正是大家,但大家在那样困难的生活状态下怎么能够为我们首尔市民谋福利呢?所以今天大家提供了要全盘考虑许多事情的契机。可能现在福利健康室长、福利财团代表和福利协会会长也在这个会场,大家的心声已经充分地传达到了,我觉得会有针对这些问题的相应方案出现。

    我听了一下,发现中央政府的责任重大,区厅长的责任也很重大,即使这样,作为市长的我是丝毫不会规避责任的。像中央政府将各种业务都推给大家时一样,我们应该从首尔市的立场进行调节,并向中央政府更强烈地提出要求,但在这方面做得还很不充分。

    例如,在首尔市厅总部的人事方面就提供了多方面的照顾,使在这段时间被疏远的各技术类岗位员工,在职位上除事务官外,也有的升职为科长。上次在文职中也有当上科长的吧。虽然已经这么努力了,但福利员工的状况却没有得到充足的关怀,这件事我在今天才得以确认。我将通过各种渠道向区厅长们传达相关情况。最重要的问题是,现在福利职位的工作这么辛苦的原因是与本职工作相比,福利岗位的工作人员们做着更加繁多的工作。

    那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社会已经向福利社会过渡,随着所谓普遍福利的扩大,业务量变得更大,但是却没有充分考虑到要执行具体工作的人。在这点上,首尔市和中央政府都是一样的。此外,这种趋势也会越来越明显,做出自杀这种极端选择的状况,也是为我们提供了可以自我改正,调整未来方向的好机会。事实上,说是自杀,但其实是在做着杀人的事。这样看的话,便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的另一种说法。我觉得应该要分析到这种程度。所以我认为首尔市需要来做这方面的工作。

    首先,要做正确的职务分析。在过去的10年、20年间福利工作增加,各位一个人要做的工作负荷量是多少,还有每个区域又有什么不同?还有就算是一样的福利工作,在区厅和小区办公室的工作会不一样,对于这些需要全面的职务分析。根据分析,需要重新思考员工的配置问题。所以一方面要向中央政府申请,另一方面我们要向区厅提供这些问题的方针导向。

    其次,需要提高大家士气的各种计划,例如刚才提到的升职问题、工作条件问题等。

    再次,不是有感情劳动这样的话吗?社会福利工作大致也是在一线照顾我们社会的弱势阶层,为他们提供服务,这样看来,事实上在一线就可能会有相当多的冲突和纠纷。所以在培养他们专业性的同时,也需要进行缓解压力的专门教育。

    而且我觉得还需要对心里受伤的人提供治疗项目。我觉得首尔市厅总部建立最佳工作环境研究所,特别是针对地铁工作人员、消防队员们等已经有了相应的措施,但是社会福利工作人员也需要与此水准相差无几的治疗项目。

    我认为针对员工们的福利制度也十分必要。其实我在非营利组织里工作的时候,工作3年,有1个月的带薪假期;工作7年,有3个月的带薪假期;工作10年,有1年的带薪假期。所以我和行政局长说我们也可以试试这个制度,但据说根据行政自治部的指导方针这样做是不行的。所以我在想,公务员们总是这样牺牲自己,却连这样的待遇都享受不了吗?虽然今天我也去了国务会议,下次我见到行政自治部长官时,一定要跟他反映一下。

    最后在指出的各种问题里,还有一个部分让我觉得要是能实现就好了。在Facebook上建设一个我们的社会福利员工谁都可以进去畅所欲言的频道怎么样?我也可以进去,看看大家有什么样的烦恼和困难;区厅长也进来,需要的话把保健福利部长官也邀请进来。一旦在首尔市里开设一个这样的频道,可以分享我们的许多故事,这个想法怎么样?不错吧?我们的睦荣子会长,我回答到这个程度可以吗?

    总而言之,各位为执行艰难的工作辛苦了。即使我们不能一次性解决,但我们会持续地倾听大家的心声,并且竭尽全力继续去一个接一个地解决问题。各位加油吧!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