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5] 市长演讲

A A
  • “共享幸福的人文特别市首尔”之梦

  • SMG 328
    image_pdfimage_print

    朴元淳的福利成长论:福利就是成长,就是未来。

    政策论坛 主旨演讲

    日期 2015年 4月 7日 | 地点 国会议员会馆大会议室

    各位市民,大家好!粉红色的樱花绣出的街道显得格外华丽。汝矣岛挤满了赏樱花的人群。但是,今天我想说一说当今时代阴暗的现实、令人不愉快的真实的一面。

    去年2月,松坡区的三个母女留下写有“真抱歉”的字条和70万韩元离开了我们。去年10月,东大门区一位面临搬迁的独居老人留下写有“谢谢,喝一碗汤饭吧”这几个字,并且里面装有10万韩元的信封,然后自杀了。去年3月,在安山一位被生活所迫的人烧炭自杀了,上周永登浦的一位租房人没能交5个月的月租,在自己的屋子里放火从屋顶投身自杀了。

    据统计厅2013年发表的统计资料,每天自杀人数达39.5名。这意味着一个小时几乎有两个人自杀。2013年一年就有1万4千4百27个人由于贫穷和被生活所累等原因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据传,几天前也门由于内战死了5百多个人。我们的这片土地上有相当于也门内战死亡人数的28倍的人正在因为自杀而死去。各位,这是战争状态。是灾难状态。如果不是战争或灾难,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死去呢?

    人口减少预示着另一个痛苦的未来。生育率为1.2名,是世界最低水平,50年以后老年人口将接近40%。1.2名的劳动人口要抚养1名老人的超高龄社会就在眼前。

    劳动时间又是怎样呢?韩国劳动时间在经合组织成员国(OECD)当中排第一,而生产效率只排第23位。工作那么辛苦,生产效率却那么低,韩国成为了由于不能好好休息导致疲劳积累的疲劳社会的典型国家。

    经济停止了增长,社会矛盾却在加深。国民收入整整十年一直处于两万多美元的水平,而国民幸福指数(GNH)却最低。贫穷和不平等是世袭的,提升身份的途径被切断,年轻人失去了希望,社会越来越动荡不安。在这种情况下,创造经济谈何容易,国民统一谈何容易啊?

    各位市民朋友,这并不是个人的责任。不能把责任推卸给个人。这是需要我们共同解决的问题。是我们这些政治人士需要怀着临阵无退的心态来解决的问题。应该有很多路可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这些巨大课题。解决方案很简单,那就是福利。福利才是解决当今时代的贫困和不平等、两极分化等问题的答案。福利会提高幸福指数,创造新的就业岗位。还会让人们在富裕的环境里反思,还会打造想象和创造的空间。会减少矛盾,加强凝聚力。

    大家看一下!世界发达国家、富裕的国家当中没有一个国家的福利做得不好。福利做得不好,国家就不会发达,福利做得不好,国家就不会幸福。大家看一看北欧!德国和法国!不,大部分经合组织国家!这些国家持续保持经济增长的动力、提高社会凝聚力和国民幸福指数的关键战略就是“福利”。

    各位市民朋友,我们不必看得太远。首尔特别市就在打造一个良性循环结构的模式。投资福利,提高市民生活质量,同时又在提高城市的竞争力。市民更幸福,城市正走向全球和未来。

    我就任首尔市长时喊出的口号就是“要成为改变市民生活的‘福利特别市长’。”4年后的如今,2015年首尔市的福利预算占据首尔整体预算的34.3%(7兆8千亿韩元)。与2002年相比增加了6.3倍,比重增加了2.9倍。增加的福利预算不仅提高了市民的生活质量,还为首尔市实现质的飞跃奠定了基础。还通过福利支出得到了直接生产和创造附加值的效果,以及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

    请大家看一看首尔研究院于2013年12月发布的研究报告-《首尔福利财政支出的社会·经济效果》。2013年首尔市支出了6兆285亿韩元的社会福利预算。后来通过调查表明,收获了相当于支出的两倍以上,即14兆112亿韩元的生产引导效果,并创造了15万4千个就业岗位。

    这证明了福利并不是免费或浪费,而是发展经济、成为经济增长的基础、能提高生活质量的事实。并证明了能直接或间接地提高生产力且创造就业岗位的事实。各位,这样的福利难道是浪费,是消耗吗?

    福利是对人的投资、对未来的投资、对可持续发展的共同体的投资。过去3年间,开始朝着福利特别市航行的首尔在市民的实际生活中绽放了变化的花朵。

    2011年11月,我在“孩子们吃的每一顿饭里不能参杂成人世界的经济不平等和歧视”的原则下,批复了环保免费伙食并开始了我的任期。2011年只限于19万8千多名的伙食支援范围全面扩大至中小学,去年有72万9千多名学生吃上了公平而健康的绿色饭菜。饭不仅有充饥的作用,围着饭桌一起吃饭是体验并学习共同体生活的真正的学问。吃饭的学问才是学问中最重要的学问。各位,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全国首次实施的半价学费又如何呢?大学的巨额学费让学生家长累弯了腰,还让大学生欠了一大笔债,甚至纵容大学生打工,侵害学生的学习权利。实施半价学费以后,首尔市立大学的知名度提高了。优秀的学生也增加了,学校发展为名牌大学。市立大学半价学费制度带头下调了全国186个大学的平均学费。减轻学费负担的学生通过知识共享回馈地区社会,摆脱了劳累不堪的打工生活,并为开拓自己的未来而享受海外进修或打工旅行。各位,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只要是首尔市民都应该公平享受“首尔市民福利标准”,这是与市民共同制定的全国首个市民福利标准。为了实现这一市民福利标准,首尔市正在实践102项事业,其中首尔型基础保障制度是专为没有受到中央政府福利保障的困难市民制定的。通过用1年6个月的时间实施该制度以后,类似于松坡三母女的5万5千多名基础生活保障范围之外的贫困阶层获得了支援。首尔型基础保障制度是救助这些人的生命保卫线。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将非正式员工转为正式员工的市政工作当中,在首尔市厅工作的非正式清扫工李庆子成为了梦寐以求的正式员工。手里拿到保障65岁退休的“准公务职”身份证后,她流下了眼泪。还有7000多名首尔市员工也像李庆子一样尝到了用言语难以形容的喜悦。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曾经身患中风的李正子通过全国最早施行的首尔医疗院患者安心医院事业找到了新生活的希望。长期住在普通医院时因为无法承担每月200多万韩元的护理人力费,而没能好好接受治疗,转移到患者安心医院以后她重新获得了健康生活,还找到了希望。过去两年间,有19万5400余名市民得到了首尔市公共医疗优惠。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首尔医疗院的半价急诊费和半价葬礼费政策是让手里没钱的人也能先接受治疗,再按条件分期缴纳医疗费的制度。这开启了新的首尔之路,从此首尔不会再有因为没钱而无法接受治疗的人。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首尔市在“孩子应该由国家养育”的哲学理念下,正在加强保育公共性。目前韩国的国公立托儿所占比只有5%。这么低能提高生育率吗?过去3年间,首尔扩充了296家国公立托儿所,计划今后再扩充1000家。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首尔市正在提前应对老龄化社会。为全国的1100万名,就是在10名首尔市民中约占两名的壮年层(50~64岁),在首尔各个地方开设了集就业岗位、福利、学习为一体的50+校园和人生第二春支援中心。应对老龄化社会的预防性投资将会大大减少社会经费。各位,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一个连动都不能动的重症残疾人,在火灾现场因为无人顾及而全身被烧成黑炭最终只能丧命,向这些人提供24小时活动支援,难道是浪费,是消耗吗?

    有些人为了照看残疾人或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一生都没能和家人一起外出旅游,为这些人提供资助让他们与家人享受三天两夜的旅行,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给从0岁到12岁的孩子安排主治医生,让他们每到发育转折期接受诊疗,检查并管理健康状态,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我认为,如今21世纪我们最需要的是衣食住,是医疗和饭、家。尤其对守护市民健康的医疗,为了加强国家竞争力,国家或政府必须提供支援。首尔市虽然有700亿韩元的亏损,仍然运营13家市立医院,为贫穷困难的市民提供健康权利保障,难道这是浪费,是消耗吗?

    有人说:财政困难会阻碍实施福利。我想问一问他们。为了四大江事业挖掘江底,竟然投入了22兆韩元的预算。据说,如果要重新恢复原状的话,费用将达86兆韩元。用22兆韩元可以为11万对,即22万名新婚夫妻免费供应相当于两亿韩元的公寓。可以将全国的托儿所改建为国公立托儿所,为65岁以上的5百万名老年人提供每月36万韩元的补助金整整提供一年也绰绰有余。难道四大江事业不是浪费,不是消耗吗?

    有人主张,扩大福利有损于财政健全性,还会让国家陷入贫困。但是各位,请看一看首尔。虽然增加了这么多福利预算,但是首尔市的债务在过去3年间缩减了7兆5千亿韩元,公共租赁住宅增建了8万户。城市竞争力指数排到世界第六位,在新兴金融城市中排名前十位。外国游客数量接近1200万,在旅游之花—MICE城市排名中排第四位,成为了适宜举办展会的世界第一城市。首尔市在提高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同时持续提升作为国际化城市的城市竞争力。首尔市不是空口无凭,而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的。

    变化刚刚开始。首尔市力求通过行政革新和福利传达体系的革新以转换福利模式。将公务员的工作地点从洞居民中心转移到居民交流场所,并设立了“上门服务居民中心”以取代“受访居民中心”。会重新打造为福利的枢纽。今年7月,首尔市将在全国首次面向从0岁到两岁的儿童,以及65岁及70岁的老年人提供上门服务的普及福利。从过去通过上访保护贫困阶层的福利模式,转为向处于人生转折期的所有市民提供上门服务的普及福利。

    今后,首尔市将持续改善市民生活,同时提高生活质量,为了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打造更加完善的福利生态环境。这终究会成为首尔走向幸福城市的基础。这将会是“共享幸福的人文特别市首尔”之梦。

    各位市民,起草并设计世界福利国家模式的瑞典前总理佩尔松(Hans Göran Persson)曾经提出了福利国家的10大条件。其中之一就是对所有国民提供的普遍福利应由中央政府承担,而不能转嫁给地方政府。不幸的是,如今的大韩民国中央政府将无偿保育、基础年金等对所有国民提供的普遍福利转嫁给了地方政府。无偿保育,这钱实际上是谁给的呢?光首尔市就承担了无偿保育所需预算的65%。但是政府在主张“由政府支撑着无偿保育。”这是真正的福利吗?保障人的尊严和幸福并不能因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意见有分歧就被推迟了。

    但是对于国家事业,基本上应该由中央政府以更大的责任感承担更大的责任。面向全国民的无偿教育、无偿保育、基础年金等普遍福利应该由中央政府来负责实施。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应该负责中央政府容易疏漏的工作,对市民提供细致的关怀和照顾。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地方自治,也能为市民生活带来变化。市民幸福,城市才会幸福;城市幸福,国家才会幸福。

    现在福利不是选择,而是义务问题。不是理想,而是现实问题。我们这个社会要想跨出产业化和民主化,走向新时代,就必须实现想象力和价值的大转换。我们要守护人的尊严,实现真正的美好生活,探索共同享受幸福生活的可持续共同体路线。我认为,福利就是关键所在。

    人活在世上总会遇到一些机会,也会面临一些危机。贫困阶层会成为中产阶层,中产阶层也会坠入贫困阶层。福利就是给人们提供“机会”的一个名称,又是为陷入“危机”的人们伸出援手的最基本的社会安全网。福利是社会责任,又是在共同体内巩固归属感和凝聚力的信赖和纽带的堡垒。

    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想到父母的困苦,孩子会产生自卑心理或耻辱感。这样会给一个有尊严和独立人格的孩子留下抹不去的伤痕,也会降低社会信赖和凝聚力。

    在这一点上,如今在庆尚南道发生的现象就是非常可耻的事情。怎么能让孩子饿着肚子学习呢?福利绝对不能被恶意利用于选举或政治上。不能为了选举,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而恶意利用福利。福利应该是为了纯洁的心灵、人的尊严、克服歧视和贫困、市民的幸福而投资的宝贵财产。

    最重要的是,福利不是施惠。无偿伙食终究是对人的哲学问题。作为人应该享受基本保障,人应该获得基本的尊严,所以福利也应该对每个人公平而普遍。保育和教育是每个人都要享受的权利,饭和书面前,人人都要平等。实践“饭的民主主义”才算实践真正的民主主义。

    去年经合组织(OECD)和国际通货基金(IMF)等主张“不平等是经济发展的绊脚石”,给出了思维大转换的范例。我们也要实现思维大转换。福利不是浪费和消耗、施惠。福利是对人和未来的投资。现在我们要以福利为基础,实现新的增长,实现经济创新,并共同分享果实。

    所以,福利是经济,是成长,是分配,是民主主义,是人权。

    现在也不晚,我们要进行深刻的反思,从根本上想一想要成为福利国家的理由,通过这些努力打造大国民讨论的平台。要把“福利成长论”这个论题升级为社会议题。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