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今天早上眼前忽然浮现出母亲的脸。
    [元淳的希望日记165]

    SMG
  •         今天早上眼前忽然浮现出母亲的脸。别说忙碌的平时了,就是在梦里我也没有见到过母亲。不管生活再忙再累,也应该想想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孩子的母亲,而我这个不孝子却没有做到,这让我觉得自己无法原谅,简直无地自容。

            母亲离世那天怎么也不忍闭眼,直到等到我从首尔赶到釜山她所住的医院,她让我见到了她最后一面。也许她是在临终前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受到别人指责吧。

            这已经是过去20多年的事了。人的适应能力真是强啊。我的意思是人在经历了失去亲人这种难以承受的悲痛之事后,仍能若无其事地继续生活下去。我觉得这是因为人在亲人离世那天很难有真实感,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就渐渐忘却了悲痛。真实感与忘却——如果没有这两种力量,可能人很难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走出来。

            然而,在朝鲜时期,还有守孝三年的守孝制度呢。就是在父母的坟墓边搭个草棚,在里面守三年坟。想想守孝制度,我才恍然发现自己有多么不孝。连梦里也没能好好供奉母亲。
    我们这些做子女的总是后悔自己应该在父母健在的时候对他们好一些。哪怕多看望他们一次,哪怕多给他们买一次好吃的,哪怕多对他们说句温暖的话——满心的后悔。人真是种可悲的动物。本该提前做的事一定要等到没机会做了才会懂得后悔。现在父母还健在的人啊,今天就去看望一下儿父母或是给他们打个电话吧。不,不,应该是每天都这样做吧。别等到有天像我这样,想做都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