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环顾现场……
    [元淳的市政日记32]

    SMG
  •         据报道,中秋节前令人担忧的秋季台风三巴(SANBA)已吹向江陵前海。有消息称,台风引发的山体滑坡已在全国造成2人伤亡,45户家庭停电。目前所有的受灾情况还未完全确定。希望各位不会受到危害。我还记得上次遭受台风布拉万(BOLAVEN)的袭击后,各位市民为受灾农户自发掀起了“购买落果运动”。这件事深深地感动了我,并给了我力量。如果首尔市能有与灾区一起承担痛苦的办法,哪怕就那么一点 ,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行政的力量和所有的问题及答案最终存在于现场。这是上周发生的事情,星期二…。11日到13日,我与有关部门及下属部门的各位人士、专家们、以及福利机构、精神科、相关市民团体的各位人士一起,访问了租赁住宅园区。这是为了能在现场直接倾听居住在租赁住宅里的群众的谈话,确认他们的问题,了解他们的心声。这次特意没有访问不久前在某个日刊杂志上报导过的地区。因为副市长曾访问过那儿,担心他们的生活问题可能会成为市长的用于宣传的日程。

            为期3天的租赁住宅听策之旅是以非公开方式进行的。因此在这篇文章里也未提到具体的地区名称。13日,也就是这次听策之旅的最后一天,我在某位居民的家中住了一晚。晚上和当地居民们进行了印象深刻的对话,第二天早上,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一位耳朵有点失聪的大叔在收集废纸。大叔说这些废纸在附近只能卖40韩元,而在较远的地方能卖得更高一些,但因为去较远的地方太累,所以就在附近卖。如果我们将这些个体组织化,也许会形成社会的优秀企业。大叔也将会得到虽然不高但很稳定的收入,而且还会充满自豪感吧。

            我国一年建设50万户住宅,其中10万户被用作租赁住宅。负责租赁住宅建设的首尔市下属机关SH公社管理着所辖范围内330个园区和13万4千户。居住福利中心约有800多个。但是可以观察居住在其中的居民们的生活的综合制度却处于十分不完备的状态。“这个地方是残疾人的收容所。”,居民们的呼喊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也不散去。来到分担精神痛苦的咨询所,在哭着呼吁“为了一个月比法定收入多赚4万元,摆脱基本生活补助者的身份而成为次上位阶层,断绝了政府的支援。不如被判定为残疾人。”的痛苦的地区面前,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在《面包和灵魂》这本书中写道,“如果面包长期处于不足的状态,灵魂的贫乏是不可避免的。”从事咨询业务的精神科专业医师的话也让我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

            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束手无策。这是存在着各种问题的租赁住宅政策。似乎必须要经过各种历练。这在政策树立过程中也是一样的。因为从法令修改到事例管理有太多的问题介入,不可能在一天早上就实现。但是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在现场找到答案的话,相信我们会找到线索的。为了在年末树立关于首尔市内住宅园区的综合方案,我们将与各个相应室局和专家们及各位居民共同讨论和协作。

            在现场确认的最优秀的人力是活跃的各小区的“班长”们。他们拥有令福利社各位咋舌的知识和热情。他们了解家家户户的详细情况。汇集他们的意见,为他们提供专业的教育和支援将给居民们带来实际的帮助。

            提到老老关爱(由健康的老人照顾其他老人的一种“结对子”的福利事业),我去日本考察时发现那里有由主妇们组成的福利生活协同组合。这将会成为一种社会企业。去独居老人家里为其送饭、更换灯泡,给其子女们打电话,如果时间允许,一起去市场等,这是一种共同体的照顾服务。我们应用这种制度似乎也不错。

            吃的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顿饭的问题。我们所有人不仅需要从饭桌摄取生活所需的营养成分和热量,而且还需要确认我的存在感。如果德国的《没有界线的食堂》,即与我们的版本《没有门槛的饭店》具有相同概念的饭店能进入租赁住宅园区的话,似乎也不错。如果在我国成功的饭店连锁事业体与国家分别承担50%的话,不仅可以保障虽然不多但却稳定的收入,还可以为公共利益作出贡献并且开展有意义的事情。

            此外,最近我遇见的一位咨询专家告诉了我“wounded healer”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是指克服创伤的人最能治愈伤痛。即使在正规教育中没有专攻心理学,只要是克服了相同创伤的人的话就可以。这与受过伤的人最懂得如何护理的道理是一样的。在租赁住宅里酒精中毒的问题十分严重。我认为如果克服了这个问题的人为相同园区的人进行教育并且提供支援的话,相信他们会比任何一位咨询员都能更好地解决问题的。

            今天早上我在园区内看到身体有残疾的人乘着电动车,并得知与过去不同,现在没有电费的支援了。我听说这个园区48%的居民身体都有残疾,如果达到这个程度的话,我觉得至少应该支援修理电动车的简单工具。

            福利馆或管理办公室的改变和改革也是我们需要讨论的重要主题。关于福利馆的情况,我觉得“福利”这个概念应该改变一下。摆脱提供吃穿的典型概念,成为积极的解决问题者。联系那个地区的资源,创建自足的社区,在其中创出工作岗位。虽然创建持续可能的生活系统刚开始会困难重重,但如果创建好了就会自动运营和成长。管理办公室的情况也一样。听说目前该项事业已通过外部服务形成了,我觉得在居民内部也可以创建组织。对此还需要进行多次讨论。

            有人提出了一个几十亿韩元的提案。该提案是“从设施管理维护方面来看,租赁住宅经过一段时间需要更换壁纸设施,而有的住户家里维护得很干净,不需要更换,那么,请把设施管理费用中的钱拿一些出来给这些住户以示奖励。如果这样的话,住宅和村庄是不是会更干净呢?”。如果这样的话就会节省首尔市的预算,不是吗?如果这样的话,提出该方案的大婶也应该得到奖金吧。当然,虽然在这篇文章中,我不能给予任何承诺,但我们会积极地探讨这个问题的。

            此外,还有人提出,租赁住宅不久将有很多无法接受任何支援的次上位阶层,永久租赁住宅公寓入住者分配表应改进只分给残疾人和高龄者的话,村庄会渐渐地死去。应探讨一下能让年轻的夫妇或年轻的单身人士也入住进来的方案。我认为这个想法十分具有革新性和实用性。我们将和各位共同探讨。

            说真的,我想跟各位市民谈论的关于租赁住宅的话语和想了解的内容太多了。但若全部写在FACEBOOK上的话就太长了。今天就此着笔,总之在今年年末前争取树立我们可以一起关照自己生活的综合方案。削减债务和租赁住宅建设必须兼顾,担负着这个使命的有关部门和下属机关的同志们,这是神的使命。但要怎么办呢?我们必须完成这个使命。我也会竭尽全力的。像现在一样,我会竭尽全力的。

            在为期3天的租赁住宅现场确认过程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如同瀑布一样涌现出来的居民们的建议,以及彼此尊重和讨论的美好的场景。“让我们接受教育吧”,“听了人文学讲座,真不错”,“守住面临倒闭的小学校吧”等等,这些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我,让我相信只要团结起来就有希望。我们的集体共同住宅是学习民主主义和人权,学习自我尊严和我们的幸福的最好的地方。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无法实现这些的话,那么在自治团体,甚至中央政府也同样无法实现。在现场市民们可以共同实现。

            过去有句话说,“贫穷,即使是国家也无法阻止。”但是我们虽然不能阻止贫穷,如果我们利用智慧并团结起来的话就可以帮助困难的人。10日是“世界自杀预防日”。我国是CEO自杀率位居世界第1位的国家。而且听说这个比率一直呈上升的趋势。尊敬的各位首尔市民,请活下去吧! 请努力地活下去吧! 请健康地活下去吧! 请长久地活下去吧!

            今天也是忙碌的一天。现在是整理想法和心情的时间。但是上周我是不是见到了谢丽尔·桑德伯格COO?她是在FACEBOOK的影响力仅次于马克·扎克伯格的重要人物。桑德伯格在比尔·克林顿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秘书室长和谷歌副社长。2008年任职FACEBOOK COO,仅在1年内便使赤字的FACEBOOK成功地实现了收益化,她是创建现在的FACEBOOK的人物。

            不管怎么想我都觉得她是一个温柔而有力的人。比起她的简历相片,她本人更漂亮。我们一起进行了《元淳的首尔故事》,得以使我再次认识了超越沟通功能、社会革新工具SNS的作用。特别是可以汇集脏器捐赠的工具-FACEBOOK,用作实时预防自杀系统的FACEBOOK的面貌也为首尔市的革新展示了很多可能性。因为我国的FACEBOOK用户大概超过了1,000万名。大家可以一起做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其中桑德伯格讲述的故事依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作为FACEBOOK的经营者,她最大的感触是,对全世界的市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最想要的东西是——真实。

            此外,她还提到“透明”的重要性,这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是令人心跳加快的本质。我也有同感。作为市井的场所,在市井不要忘记“各种真实的力量”,要竭尽全力发展“透明的潜力”。谢谢。各位市民,无论您在哪里,在FACEBOOK也好,在租赁住宅也好,愿您有个美好的夜晚!

    苦恼的朴元淳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