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元淳的市政日记26——龙山惨案,难道我们没有责任吗? -观电影《两个门》有感

    SMG
  •         龙山惨案,难道我们没有责任吗?
    - 观电影《两个门》有感

            “这可能是无理的要求。但市民提出无理的要求,国家就可如此镇压吗?”

            2012年下半年的第一个周日…
    我在一家名为“Indie space”的小剧院观看了纪录片《两个门》。出演电影的人权活动家Park Jin所说的台词在脑海中久久无法忘却。

            电影《两个门》讲述了2009年1月20日发生在龙山的事情。政府在龙山再开发第4区的居民登上南一堂楼顶的岗楼25小时后开始进行暴力镇压——大冬天一碰到皮肤就结成冰的水炮与燃烧弹轮番轰炸,这场不是战争的战争结果导致一名特警和5名居民牺牲。

            如果我当时是首尔市长,我一定会出面制止警察,不让他们进行强制拆迁。如果我当时是首尔市长,我一定会高喊不要发射水炮,全部撤回。当然,强制拆迁根据法律也可能是合法的措施。但遗憾的是,身为首尔市长对有些部分无法行使权力。若已经得到批准并进行管理处分,并组合允许进行施工的话,那时就算是首尔市长也没有权力阻止它,而是由区厅长和公司所决定的事情。

    但是,在我的任期中,我将努力不让强制拆迁再次出现。即使向区厅长和警察施加压力,也不会让强制拆迁出现。

            龙山惨案是一件要求我们的时代进行反省的事情。为什么出现如此多新城,是不是新城即意味着当选,以至出现“新城选举”这种话,我们需要反省一下。是不是其背后有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一栋房子以上的野心呢?是不是相信房地产不败神话,即使是投机也想多得的欲望在其中纠缠呢?认为如果觉得冤枉就成为有钱人,只有房主有权利,房客只要出去就一无所得的我们的利己主义是不是也有一份责任呢?

            如此看来,说不定我们全部都是龙山惨案的教唆者或者旁观者。

            今年年初去日本出差时听说的东京六本木之丘(Roppongi Hills)拆迁工程给了我们许多启发。他们17年间举办了400多次居民恳谈会,在获得100%的居民同意后才进行。一直等最后一户居民搬走后才开始拆迁,在此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暴力或强制行为。拆迁重建工程虽是一件牵涉到众多利害关系和矛盾重重的事情,但通过六本木之丘拆迁重建工程我们可以得知,在其过程中,根据把什么当做最首要的价值与标准,其结果会有所不同。

            我再强调一遍,在我的任期中,不会再出现强制拆迁。正如首尔市政的许多部分一样,城市改造工程比速度更重要的是“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