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元淳的市政日记11——同行

    SMG
  •         “清溪川市民委员会”的成立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这令我作为首尔市市长,对与市民同行这件事情进行了重新思考。2月28日,我和大家沿着清溪川走了走,其中有专家、记者、首尔市同事们、市民以及嬉笑着追随我们的孩子们。但是,我偶尔会产生是我一个人在行走的感觉。比如说,在过清溪川石桥时,因为桥对面的摄影师们要拍照,所以我不得不独自一人走过去。回想起来也真是一件令人万分尴尬的事情。就好像演员一样,听到导演喊“准备,开始!”,同事们都在身后等待,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在摄像机闪光灯的陪伴下走过小石桥。虽说公众人物的工作本来就是这样的,但那种被疏远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众人瞩目的对象,或者说只有我自己是清溪川重新复原的“主人公”。

            可是,这种感觉也只是暂时的,之后,我接连听取了各种资料报告,并沿着清溪川漫步了很长时间。就在这时,我听到很多市民在上面大声喊叫起来。大部分是激励的话语,还有一些人大声说“我们小区哪里哪里怎么样”,“这个地区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这样”,这些市民的心声显得尤为恳切。

            当时我和他们相距较远听不清楚,但我还是竖起耳朵听了好久。首尔市的员工们看到这种情形有些惊慌,说会以后整理出来再报告,但据我判断,那样做并不妥,所以请上面的几位市民走下来,直接听取了他们的建议。那时我才感觉到,原来我们并不是孤身一人。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在法国文人大卫·勒布雷东(David Le Breton)的《徒步礼赞》中有这样一句话,“突然下起雨来的城市,在这一陌生的逆境中,在城市的屋檐底下,任何人都会感受到同事之爱”。

            没错,我们大家就好像是在首尔这座城市的屋檐下,生活在同一时代,共同书写历史的同事,在阳光普照的日子一起晒太阳,下雨时一起避雨的同事。面对面直接倾听了各位市民的心声之后,我对正在认真将我的举手投足装进摄影机中的记者们也有了重新的认识。感谢你们为我做记录,我不禁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因为过于专注于摄像而不小心受伤,会不会湿了裤子。我们就是在这样一起走着,因为我们是同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