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元淳的市政日记10——与它在一起的情景

    SMG
  • 1

            3月5日, 大概是一个下着犹如冬雨般的春雨的日子。几天之间,意见在不断扩展。被非法捕捉后在首尔大公园内进行表演的海豚“济多尔”,围绕着它的去向问题,各种意见与报告纷至而来。但是,首尔市政府不是只有“济多尔”这一件事情需要处理,由于业务繁忙,我们没有办法只考虑这一件事。忙完其他事情,坐在返回市政大厅的车内,我重新考虑起它的问题,并问在一旁打盹的秘书,“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送走啊?”

    2

            3月12日,与“济多尔”的第一次见面。同时,我也见到了Geumdongi和Daepo,还有其他海豚。虽然很高兴想摸摸它,但又担心它不喜欢被人家摸,所以很是小心翼翼。当时人很多,摄像机也不少,因此更需要多加考虑它的情绪。我不禁思绪万千。虽然来之前做好了准备,但真正面对面的感觉却是另一回事。“它走了之后,Geumdongi和Daepo会不会觉得寂寞呢?”,“怎么与比家人更亲密的驯养师们分开呢?”,“想念人类的时候怎么办呢?”,“市民们、孩子们想不想与它分开呢?”,“能适应放生训练吗?”等无数想法在短短的时间里涌上心头。见到它之前也曾自问过,“这是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牺牲了济多尔的幸福呢?”,但在与它见面的那一瞬间都变得很明确。“济多尔,试一次吧,你应该回家!”,一切回归原位时,世界将变得无比美丽。这也是行政的最终目标。

    3

            见过济多尔后,我与驯养师们一起吃了午饭。放不下心的虽不只有一两件事,我还是小心翼翼地询问了即将要送走亲如家人的它的驯养师们的想法。“济多尔离开后,Geumdongi和Daepo想念它怎么办?”,这时,驯养师答道“那以后我们就要更多地拥抱它们”,听到这样的回答,在场所有人的鼻子都酸了,之后便只是默默无语地搅动着自己的汤碗。

    4

            后来,围绕着济多尔的许多场景见诸于各种场合和媒体,而其中很多报道其实与济多尔并无关联。关心济多尔并对此建言献策是一件值得感谢的事情。因为这些意见经汇聚整理后,济多尔无疑将会变得更幸福。也正因此,我们对动物的权利,即“动物权”开始进行了思考,而不单单只是赞成或反对“济多尔回家”的这一个问题。

    5

            今后,济多尔将要面临更多状况,社会上也会出现更多、更专业、更具概括性的意见。我们还将成立市民委员会。我们必须通过研究和讨论达成共识。如果说其中有一条必须坚持的原则,那就只能是“济多尔的幸福”。首尔大公园的动物园会将渐渐出现新变化,成为一座更符合生态环境并充满共存概念的动物园。就算需要经过很长时间,也只有这样做才是最合乎情理的。在今后要展开的画面中我将只是一个配角中的配角,大概只是“路人甲”的程度吧。真正的主人公是济多尔,还有就是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们以及全体市民,这是我真心希望看到的情景。

            (讨论男子的资格的某娱乐节目曾制作过以照看流浪狗为主题的节目。其中以国民体弱者闻名的李胤锡的即兴说出的一段话至今记忆犹新。他说,“人类的发展不是技术的发展。人类发展的历史是道德权利与共感的扩大”。这是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所说的,意即,只有向社会的弱者,即女性、老人、儿童甚至动物、植物提供合理的道德权利时,人类才会发展。回顾历史,这真是一种正确的认识。李胤锡,虽然招呼打得有些晚,但节目我看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