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记

A A
  • 从现场的心声开始
    [元淳希望日记677]

    SMG
  • 仔细寻觅。
    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寻觅。

    我们看到了因MERS而变得满目疮痍的日常生活的真实面貌。我将不增减丝毫,从这里出发。现场既有问题也有答案。我打算从现场的心声开始。

    我想到为了控制NERS在社区传播而被封锁,之后又重新开业的Mediheal医院院长说的“公共一定要做的事”。 

    “cohort isolation设施化之后,被隔离的住院患者不能出院,要与家人分开生活。我们应该收取他们的住院费吗?我不能那么做,所以医院先垫付了。我实在是无法在隔离期间让他们支付住院费。但政府称除了MERS治疗费之外无法资助住院费。”

    连民营医院的院长都能想到公益,而我们是否被文件和数字蒙蔽了眼睛,忘记了我们应该铭记在心的公益呢?

    因现在已痊愈的第5号确诊患者运营的江东365开放医院位于商业街,导致江东Benecity商业街再没有客人问津,业主很是迫切。

    “客人实在是太少了。我们也是MERS的牺牲者。我们需要大厦业主降低一些租赁费,或者能够治愈及为我们加油打气的演出。明天的吃喝现在都成了问题,向市里或中央政府申请的资助金到位还要等很长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政策实在是离我们太远了。”

    市里也会想想有没有可以分担大家痛苦的方法,查看一下市里的建筑租赁费。

    江东庆熙大学医院因快速的封锁措施得到地区居民的认可和鼓励,但护士的哭诉却让我感到羞耻。

    “我对我们的工作感到很自豪。但我孩子所在的学校称需要我与孩子不在一起生活的证明,因此我现在只能一个人住在考试院里。我也不是犯了什么罪,真的很对不起孩子。”

    为了尽责而选择做“MERS离散家庭”的护士的话让我很伤心。

    市里认为至少应该为他们提供比考试院环境要好的空间。

    至少不能让因为为国家和我们大家做事,反而给他们个人带来损失。我们需要为从大局考虑的他们鼓掌并激励他们,以及实施实质性的措施。只有这样,当威胁我们的问题出现时,才能有人敢于率先站出来解决问题。

    虽然MERS正逐渐趋于稳定,但我们绝对不能松懈。我们应该更加努力控制病情,开启民生。

    在最困难和最艰难的地方,正在孕育着“新首尔”。我们不会忘记有相信我们,与我们同在的市民。

    明天我也将会在现场提问和回答问题。

    #MERS#朴元淳 #Mediheal医院#江东庆熙大学医院李海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