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首家卡尔·波兰尼研究所
[元淳希望日记623]

亚洲首家卡尔·波兰尼研究所亚洲分部(卡尔·波兰尼社会经济研究所)开馆了。

它将会成为浇灭“不”平等、“不”安、“不”信任……
这一系列“不”引起的大火的水源。

看得见的火可以用水来浇灭,
但看不见的社会之火应该用沟通式创新来浇灭。

为了浇灭世界之火,
首尔将进行巨大的转型和走向大胆的实践之路,
希望各位能与首尔同在。

虽然贺辞有点长,但蕴含着我激动的心情。

大家好!

我是首尔市长朴元淳。

首先,我要向康考迪亚大学艾伦·谢泼德校长和卡尔·波兰尼·莱维特教授表示衷心感谢,感谢你们不辞辛劳、远道而来祝贺卡尔·波兰尼研究所亚洲分部的开馆。

同时,我也谨向包括今天没能出席的玛格丽特·孟德尔教授在内的宋庆熔筹备委员长、郑太仁所长等就筹备研究院开馆而给予很多帮助的各位人士表示感谢。

各位来宾,今天是具有深远意义和历史性的一天。

亚洲首家“卡尔·波兰尼研究所”在大韩民国的心脏——首都首尔开馆了。事实上,韩国对“卡尔·波兰尼”这个名字还是比较陌生的。

但是,卡尔·波兰尼在逝世50年后的今天,又复活了。我认为是想要创造“新的社会”、“新的文明”的迫切梦想和热情正在把卡尔·波兰尼从坟墓中唤醒。

我们现在面临着重大挑战和危机。贫富差距和不平等正在阻碍着社会实现正义和整合,低生育率和老龄化、气候环境问题正在威胁我们的未来。

重要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韩国社会陷入了混乱的泥沼之中,无法向着新的未来迈出新的步伐。

我们那样盲目信奉的压缩性近代化和一味追求速度的高速增长滋生了史无前例的“岁月号事件”。

只是一味地朝着前方奔跑,比任何人都想早日取得的工业化和民主化的成果,面临“岁月号事件”是那样的无能、无力和无耻。

这是缺乏对新社会的反省和想象力而酿造出来的结果。

我想起安东尼奥·葛兰西的“危机恰恰在于,旧的东西已经死亡,但新的东西尚不能诞生”这句话。

大家都在称这就是危机。

但是,现在并没有能替代旧东西、换掉旧东西的新东西即将诞生的迹象。“危机又称为机会”因此我们应该把现在的危机升华为创造新社会、新文明的“巨大转型”。

卡尔·波兰尼给了我们新的想象力和新的社会发展模式的主题。

他说“自由是实现所有真正和谐的基础,人类是不会附属于市场或商品的”。

他强调“我们应该控制和指导经济不会吞并社会和人类,而是为人类而服务”。他通过“嵌入性(Embeddedness)”这一概念指出经济也是嵌入在社会当中的,因此应该在经济与社会的关系中接近和理解经济。

这是来至于人类对自由根深蒂固的信念,对共同体合作和连带的信赖的见解。

这是人们对共存和互助、互惠的信任传达的信息。

现在,我们应该以为了实现“巨大转型”的勇气展开对新共同体的新想象力。

“卡尔·波兰尼研究所”亚洲分部将屹立在首尔的中心地带。首尔已经开始出发了。

与市民一起治理和创新的市政已经成为首尔行动的一双翅膀。

共享经济、社会经济、协同合作、社区共同体运动就是首尔向前进的信号弹。

查阅卡尔·波兰尼研究所贺辞全文 :

http://blog.naver.com/seoulwonsoon/220340374489

#卡尔·波兰尼 #巨大的转型 #朴元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