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3] 市长演讲

A A
  • 为市民参与度越来越高的首尔市政倍感欣慰

  • SMG 1183
    image_pdfimage_print

    英国“Monocle”采访

    日期:2013年5月6日
    地点:首尔市厅市长办公室

    为使首尔成为宜居城市,您正在倾注哪些努力?对于人口过密问题,您又有怎样的解决对策呢?

    比起其他方面,首尔市民能从根本上感到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也许将首尔打造成宜居城市,才是我最根本,也是最终的梦想。

    人口过密问题需要从各层面来分析。首尔的人口过密问题虽带来很多负面影响,但反过来看也成为首尔的动力。现在,韩国5千多万人口中有1千万以上居住在首尔;从首尔人口增长趋势来看,由于20世纪60年代经济发展,导致农村人口急速涌向首尔,但近来有逐渐减少的趋势。

    按时代的变迁来看,首尔人口从1960年245万名,到1980年836万名,到2003年1028万名,再到2009年1046万名,呈现急速增长态势,到近来由于低人口增长与新城市建设引起的迁移,使得首尔人口逐渐减少,以2012年6月末为准,减少到1023万名。

    随着城市人口集中现象的产生,城市在起到引领国家政治、经济、文化成长作用的同时,也引发了各种需求与矛盾。但尽管如此,21世纪的主流仍是城市化现象,现在全世界人口的60%左右都居住在城市之中。城市的未来将会体现人类未来的相当一大部分。

    我从社会革新家成为首尔市长,从民间部门来到公共机关,亲自体会并一直强调为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实现全新改变的部门间沟通、协作与共享的重要性。

    首尔市今后也将为解决大城市面临的各种问题,提高市民的生活质量,在构建政府、民间企业、市民间有效且具有建设性的协作关系方面,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

    首尔环境政策的长期规划与目标是什么?

    自主生产能源,资源循环利用,世界气候环境之都——首尔!为实现此目标,民间、企业、政府建立了环境监管体系,并正在积极推进跨越式节能——“减少一个核电站”项目,通过太阳能等新再生能源的生产实现减少200万TOE能源的目标。

    通过再使用与再利用文化的扩散,将首尔打造为世界第一座再利用城市,营造与市民健康息息相关的空气清洁、心情愉悦的生活环境,使首尔成为千万市民及访问首尔的所有人都能幸福生活的“环境特别市”。

    请简单介绍一下首尔市能源政策——“减少一个核电站”项目的推进背景与目标。

    我们无法忘记邻国经历的那场悲剧—— 福岛核电站事故。而我们又从那场悲剧中学到了什么呢?那便是增加对安全能源的关注,为减少加速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降低日益升温的地球温度,将健康安全的首尔留给下一代。这份心意难道不是最有价值的学习成果吗?正是这份心意推进着“减少一个核电站”项目的进程。

    虽然首尔的电力消费量占国家总量的10.9%,比率也在逐年增长,但现实是,新再生能源生产量仅占能源消费量的1.5%,占总体能源自给率的2.8%。

    预计将从2014年起,节省200万TOE能源的“减少一个核电站”项目将带来每年2兆8百亿韩元的原油进口替代效果,汝矣岛面积1295倍的植树造林效果,相当于减少606万吨温室气体的效果。

    虽然多少会有些不便,但通过“减少一个核电站”的政策,懂得为我们的未来积极参与的市民理事,将世界性的大城市——首尔重新改造成为城市建筑屋顶设置满“太阳光发电站”的能源生产城市,与市民一起创造减少再减少“一个核电站生产能源量”奇迹的城市,这便是最大的意义与结果。

    之后,首尔市有什么加强环境的方针与计划吗?

    首尔是拥有优越环境资源的城市。坐落着内四山与外四山、国立公园,还流淌着水量丰富,被称为“汉江”的河流。这些价值仅是在过去没有被发现而已。现在,目光将重新汇集于这些价值。

    为了将拥有秀丽自然的首尔打造成环境特别市,适于居住的城市,我们将在所有过程中听取市民的意见;为实现世界气候环境之都——首尔之梦,我们将强化并推进市民的积极参与度。

    此外,以构建世界第一的资源循环型城市为目标,为提高市民自发再利用、再使用的参与度,我们正在不懈地努力。

    每周日都会在城市中心——光化门举办希望爱心市场,每月第三周的周日,市场将扩展到世宗路步行街,传播并弘扬再使用、再利用的文化。

    市民改变的能源文化,首尔发生的幸福变化。比起占有,只有将共有、分享、再利用等价值与文化进行扩散,灵活有效地使用能源与资源,才能将首尔创建成世界的消费文化之都,打造成通过再使用能源效率激活产业的律动之都。

    您认为其他急速成长的亚洲城市应该向首尔学习哪一点呢?

    首尔之所以可以在危机中生存下来,全靠首尔固有的“活跃性(dynamic)”与“创造力”。而且由该力量衍生出的坚持不断的革新,即是首尔得以繁荣的理由。

    首尔从地政学角度来看,是处在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半岛国家。虽然从政治学角度来看,处于海洋势力与内陆势力冲突的地区,但首尔将那份不安,转化为了“活跃性”。

    此外,在地政学意义上的积极作用也十分明显,恰好充当着内陆势力与海洋势力的回廊作用。有时也称为枢纽,我们就是文明流通的通道。

    若想扩大这份积极性,需要在人力方面投资。这一认识被自然而然地扩大,也被表现为我们社会特有的教育热。但当今时代正在转变。本次在北京,两市的研究员在讨论中引出了这样的意见:“西方的近代化,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追赶上了,成功了。但短期内取得的庞大业绩,使得我们的生活变得不安与不幸。现在东方需要开始第二个近代化,而担当该职责的便是亚洲各城市。

    首尔在走弯路的同时,也积累了不少经验。现在,我们希望将这些经验与亚洲各城市,以及全世界的城市共享。

    您认为中央政府迁至世宗市会对首尔带来什么影响?

    普遍来讲,地区的平衡发展是国家发展的基本要素。所以我认为将行政迁到世宗市是正确之举。就像华盛顿与纽约,或者华盛顿与波士顿的分离一般。

    但是,首尔市与政府需要通力合作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从改善南北关系到照顾每个市民生活的普遍福利问题,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协作与沟通是必须的,这些都不会受到所处位置的影响。

    任期中最自豪的成果是什么?到任期结束为止仍想要维持的东西是什么?

    筹划新城出口战略、临时工转为正式员工、实行半价学费、人行道砖革新,还有深夜公交车制度等。

    虽然过去的岁月可能花费了更多的时间,但却是努力按原则与常识为基准处理所有事情的时间。提升市民与专家的参与而推行的首尔行政,真心让人感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