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Main Content Go to Footer Content

[2014] 市长演讲

A A
  • 为了可持续的和平 “将恶性循环改为良性循环”

  • SMG 772
    image_pdfimage_print

    美国外交协会(CFR,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座谈会主旨演讲

    日期 2014年 9月 25日 | 地点 美国外交协会

    史葛斯奈德所长(Director Scott Snyder),美国外交协会的各位成员(CFR Staffs)以及各位贵宾!今天,我能站在这里是我的荣幸,也是我大大的福分。衷心地感谢邀请我在美国外交协会发表演讲。

    今天我以大韩民国的首都——“首尔市”市长的身份站在这里。我在当选首尔市长之前的20多年,在许多市民团体为了人权、民主主义及改善人们的生活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当选为首尔市长以后,全心投入于市政当中,很少有机会阐明我个人对外交、国家安全及南北问题的意见。

    但是现在,在这个国际化的世界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外交已经不是只属于中央政府的专利了。

    地方政府的公共外交,特别是像首尔一样的首都城市的公共外交变得越来越重要。国家安全问题亦同。

    特别的是,从军事分界线到首尔的距离只有40公里,因此对于担心国家安全的首尔市民来说,城市的公共外交尤其重要。我是首尔市整合防卫协议会议长,也是拥有宣布灾难权利的人。因此可以说,外交、国家安全、南北关系的改善与和平与一千万首尔市民的幸福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我从过去的NGO活动到现在的首尔市政,不断地强调了政府与人民的协同治理(Collaborative Governance)。

    我觉得在外交•国家安全•南北统一问题上,也需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与人民协同治理。

    我再举几个例子,韩国与日本的关系处于最紧张状态的去年七月,我邀请了日本东京行政执行官。该交流让我们不仅在强化两个城市之间的合作交流上达成了一致,也成了两国之间的恶化关系有所改善的契机。并且在去年四月,我与北京市长见面一同商讨了东北亚空气污染改善等共同的焦点问题,并为了能够相互合作而签订了协议。我作为国际城市——首尔市的市长,我一定会进一步实施得到各国城市市民青睐的公共外交。

    除了公共外交外,在改善南北关系的问题上,地方政府的角色也非常重要。就德国统一问题,地方政府与NGO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我认为,现在是韩国的地方政府在南北交流事业上要起到重要作用的时期了。只要中央政府许可,我想与平壤建立伙伴关系,一同展开各种合作交流事业。

    德国分裂的时候,东德与西德的62个城市相互建立了姊妹关系。正如共有700多个城市想要建立姊妹关系一样,我坚信,地方政府之间的广泛交流合作将有助于朝鲜半岛的和平。

    在2011年上任首尔市长后,我提议重启首尔与平壤之间长期停止的比赛、首尔市立交响乐团与平壤交响乐团的交流等体育文化交流合作事业。除此之外,我还提议进行共同研究历史与城市计划合作、以开城工业园区为榜样的经济合作事业等各种交流合作事业。通过这样的努力,我希望首尔与平壤之间能够建立姊妹关系。
    第二,外交、国家安全、统一的价值与目的在于捍卫人类的尊严,这也是韩美同盟的根基与果实。

    我在就读首尔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反对独裁而被关进监狱,被学校开除了学籍。我自1983开始,以人权律师的身份开展了社会活动。为了改革杜绝拷问、侵犯人权的国家安全法而付出了努力,因为我坚信捍卫人权与人的尊严是国家最重要的角色。我从小就学习了美国的民主主义,而这成为了我实践与行动的根据。

    大韩民国的宪法指出“所有公民具有身为人类的价值与尊严,并有权利追求幸福。”还指出“国家有义务保障每个人所具有的不可侵犯的人权。”在美国的独立宣言中也同样指出“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确保这些权利,而政府存在的目的就是保护上述权利。”

    大韩民国是民主国家,美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民主国家。韩国与美国都将人权与人类的尊严视为国家的核心价值。这也是人类普遍的价值。我觉得韩国与美国共同拥有的这个价值,是在任何外界压力下也能够维持韩美同盟关系的重要纽带。韩美同盟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消失的。我确信,韩美能够像现在一样维持坚固的关系,正是因为我们分享这个共同的价值。

    第三,为了拥有外交•国家安全•统一所需要的智慧,一定要对变化有信心,需要采取现实而且实用的思想与战略性的行动。

    亚洲正在变化。中国正在增强军事力量,美国将重心移到亚洲而重新形成平衡,日本也在加强军事力量。另外,朝鲜正在开发核武器、增强导弹威力,而韩国韩国正在开发应对朝鲜的核武器与导弹的战略。这些不确定因素与战略性的不信任,正逐渐威胁东亚的安全。

    在多边主义合作较弱的东亚地区,为了将恶性循环转为良性循环,要更深入地了解现实的本质。要在怀疑中建立信任、在绝望中寻找希望,最终建立崭新的体制。

    最近我看了两部有关我深深尊敬并视为榜样的林肯总统的电影。一部是国家地理的《刺杀林肯(Killing Lincoln)》,另一部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林肯(Lincoln)》。

    我在电影中看到了在充满憎恨与偏见的现实中,为了废除奴隶制度而机敏地利用人与人之间利害关系的林肯。林肯并没有停留在理想主义,也没有陷入冒险主义。林肯虽然追求理想,但是是脚踏实地地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进而解决了关系国家存亡的问题。

    韩国具有实学的传统。其核心内容是“实事求是”。也就是说,现实中蕴含着真理、现实中蕴含着答案。坚强的国防体系与韩美同盟是朝鲜半岛安全问题的关键。我们要以这样的现实为垫脚石,向前迈进一步。对朝鲜、鲜半岛、东亚的合理变化,我们需要抱有愿景、找出变化的种子,并且要集中精力去培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朝鲜半岛与东亚地区创造可永久持续性和平与合作的新潮流。

    第四,为了能够连贯性地施政并建立相互信赖的关系,领导与公民需要共同努力。就韩国与日本的关系,当前最大的问题是日本对于历史的态度与立场。如果日本不承认历史、不反省侵略的历史,韩国与日本便很难建立信赖关系。

    在南北关系上,除了开城工业园区以外,没有任何进展。为了突破现状,需要南朝鲜领导为实践过去达成的协议而付出努力。信赖是需要从实践中达成共识的,也是从连贯性的推进政策而开始的。这能防止南北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很多人认为德国的统一是转眼间成就的。但我的想法并非如此。

    很多人认为德国的统一是转眼间实现的, 但我并不那么认为。众所周知,社民党勃兰特首相施行了东方政策,并与东德在人力和物资上进行不断的交流。不仅如此,在政权转换为基民党之后,西德仍旧对东德采取一贯性的政策。即使政权改变也毫无变动的一贯政策,以及 通过交流与合作所积累的信赖,使东德与西德经历“‘实质上的统一(De Facto Unification)”成为“法律上的统一(De Jure Unification)”。

    信赖是国家的根本,是外交上的氧气。若要形成信赖关系,不单单需要政府来完成,也需要国民充当重要的角色。但问题是,由谁在形成信赖的过程中充当领导作用。有力量且有自信的一方将自然地掌握主导权。我认为,应该由在各个方面都比朝鲜优越的韩国和世界最强国——美国伸出对话的手,主导信赖的过程,引领朝鲜走向变化之路。只有这样,韩国与美国才能主导朝鲜半岛非核化的和平体制与南朝的统一。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西方有句谚语说:“趁光照,晒干草”。德国在“1990年代初”这一美好时期实现了统一。如果是在今天的欧洲,东西德是绝对不会统一的。

    明年是南北分裂满70年的时期。长期的分裂促使南北朝之间的共性弱化、异性加深。回顾韩国历史,所有事情都有一个合适的时期。我认为,改善南北朝关系并实现南北统一的时间已经临近。如果错过了这个时机,朝鲜半岛将深深地陷入东北亚矛盾之中,并以分裂的状态逐渐衰弱。

    回顾历史,朝鲜半岛的战争就是东北亚的战争,朝鲜半岛的分裂就是东北亚的分裂,而且,朝鲜半岛的和平就是东北亚的和平,朝鲜半岛的繁荣就是东北亚的繁荣。虽然现在也是如此,和平统一的韩国将会成为美国坚实的朋友。人类的尊严和民主主义的鲜花共同绽放的韩国的富强统一,将成为东北亚乃至全世界的福分,谢谢大家 。